返回

长姐如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丧母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从药铺出来时釉姐儿记起母亲说要做面,便拐到猪肉摊子前想买两根肉骨头熬汤。

    赵屠夫知道釉姐儿家的情况所以价格要的格外便宜,骨头上还带着几大块肉。

    釉姐儿心里也是十分感激,赵屠夫虽看着凶神恶煞的可心地着实不错,釉姐儿道了谢正要告辞。

    却看见泽哥儿慌张的跑了过来,心里便是咯噔一下。

    这会泽哥儿也看到了釉姐儿,几步跑到他姐身旁,“大姐,快跟我回家吧。”声音哽咽,脸上还挂着泪。

    釉姐儿也顾不上细问,直接牵起泽哥儿便往家跑去,泽哥儿边跑边说“姐,娘快不行了,我到药铺去找你,李掌柜说你已经回去了,他便派了郎中往家里去了,是杂货铺的郑家婶婶说你往这边来了我才找到你的。

    ”姐,怎么办啊?”看到弟弟慌乱的神情,釉姐儿也是止不住一阵心慌,她强自镇定,捏了捏弟弟的手“别怕,大姐在呢,娘会没事的,大夫不是去了吗?别怕”这会儿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安慰弟弟还是安慰自己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慌,家里还有一群小的,这会还不知道被吓成怎样了。

    到家门口,正好看到珊姐儿送了大夫出来,釉姐儿几步跑到大夫跟前气喘吁吁的道“大夫,我娘咋样啊?”大夫看着这家里几个弱姐幼弟暗自叹气“赶紧去看看你娘吧,家里能主事的大人赶紧找来,准备后事吧,唉。”

    釉姐儿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就倒了下去,幸好珊姐儿眼尖扶了一把,挣开珊姐儿几步跑到屋里,爬到炕边上,看见李氏紧闭着双眼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

    釉姐儿拉起李氏的手轻轻喊“娘,娘,我来了,醒醒啊,和我说句话啊,娘”哭了好一会才见李氏缓缓掀开眼帘“丫头,别哭了,娘怕是不行了,娘对不起你们,我要去找你爹了,以后要好好的,照顾好你弟弟妹妹”抬起的手指了指柜子又无力的跌落

    “娘,娘,醒醒啊”姐弟几个齐齐的跪在地上哭喊,远远的听着就让人心酸无比。

    闻讯而来的邻居们帮着换了衣服,梳了头。釉姐儿强打起精神料理起后事,她娘体面了一辈子,她不能让她娘走的不利落。

    拿出姐妹几个仅剩的几样首饰和几件皮衣服包好,让珊姐儿和泽哥儿两个去当掉。门口传来一阵哭声,恩哥儿进来说是沈家的大婶子来了,釉姐儿急忙迎了出去,一个穿着深蓝暗纹小袄,藏青绸裙双眼红肿深色凄然的中年妇人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

    “大婶子”看见妇人釉姐儿哭的越发厉害,似是要将自己满心的荒凉与无助哭出来,沈张氏快步上前一把将釉姐儿搂在怀里哭起来“可怜的孩子苦了你了,别哭了,你哭的婶子心里难受啊,你这狠心的娘啊,你怎么狠得下心啊,你要这些孩子咋办啊,月娥啊,你这狠心的女人啊”

    这张氏是镇上马车行沈老大的媳妇和李氏是十几年的手帕交,交情很是不错,这半年家里遭祸沈家也一直照应着一家子。可李氏是自尊心极强的人,张氏也不好直接相帮,只是暗地里给釉姐儿几个帮衬着,所以姐弟几个对她很是亲切。

    哭过一场后,张氏便带着自家的几个妯娌帮着釉姐儿料理后事,孩子毕竟年轻,再能干对这些事也是两眼一抹黑的,好在沈家几个媳妇都是极能干的,半天下来就都安排的顺顺当当了。

    家里本就刚办过一场丧事一应物品也都齐备,摆设也都是素色的,丧服也都是现成的,布置了灵堂停放了棺木姐弟几个就在灵前跪着,外面一体事物都是张氏几个在照应,这时屋外一阵喧嚣,釉姐儿皱着眉心里一阵厌恶,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他们的二叔二婶来了,爹爹去世时他两借着帮衬的名义很是捞了一笔钱,今日这样恐怕又是没安好心。

    可他们却又是自己名正言顺的亲叔叔,他们要插手自家事就连张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