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姐如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选定绣样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过去了,天已经尽黑,这时釉姐儿才放下笔,揉了揉酸涩的脖颈看着眼前这幅八仙拜寿很是满意的舒了口气。

    幸好自己的画法是自家爹爹亲手教导的,所以看懂了父亲的画作后临摹起来不算吃力,意境神态把握总体不错。

    一件绣画的好坏除了绣法的高超外,画作的本身也很重要,那是一幅绣画的灵魂所在。此时釉姐儿才觉得房里凉飕飕的,忙熄了灯出了屋子。

    沈四郎今日进了趟京城,再有几日就要过年了,自己也该回家一趟。今日便去跟大人辞行,顺便买一些礼物,免得自家妹妹又来念叨自己

    。想到永远长不大的沈悦,四郎不由就想到了釉姐儿,算起来釉姐儿和四郎从小也是一起长大的,自从自己离家学武联系才少了起来,当初因为自己要走她还哭过一场呢。年前赵伯父去世,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有没有再哭鼻子。

    四郎给沈悦买了一对镯子,打算走时,看到老板手中的蝴蝶银簪子不由想到当年那个扯着衣服哭着不让自己走的小丫头。稍微一犹豫便让老板包了起来。

    来到一家茶楼,四郎将一个玉牌给掌柜的看看,随后便跟着小二来到后院里。一直等到天黑时,才听到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四郎忙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快步走躲在暗处,只见一个一席华服的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摇摇晃晃的走进来,喝骂了身边的人几句语调不清似是喝醉酒一般,不多时又是一阵脚步声和关门声。看到屋内人都出去后,四郎才闪身走出朝那华服男子行了大礼。刚才还是一副神志不清模样的男子这会正身坐在榻上,眼神清明“今日寻我何事?”

    “大人,上次你要的东西我找来了,那家伙很是精明藏的很隐蔽。”

    “哦,给我看看”听那男子的口气似乎很是满意四郎忙将一沓书信乘了上去。

    男子看了几眼点点头“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说吧,什么事情要见我,我可不信你只是想给我说这事。”

    看男子一脸调侃四郎很是郁闷“您猜对了,我想回趟家,所以来和您辞行。估计一个月后就回来。”

    男子看着四郎一脸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去定了得表情,还能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