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姐如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相见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家早就张灯结彩一派喜庆了,沈四郎今日刚回来,一家人大半年未见自然少不了一番问候。

    沈张氏见儿子抽条似得又长了一个头,人也黑了但还算精神,很是心疼,拉着手就是一阵心肝肉的哭。

    四郎见母亲这样也很是无奈,求救的看了看父亲,可自家老爹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四郎只好将希望寄托在自家妹子身上。

    沈悦虽然没有看他哥笑话的心思,可这丫头情伤几乎是负数,你指望她跟你来个眼神的交流那就是媚眼抛给了瞎子。

    四郎求救失败,只能乖乖的让她娘亲疼爱一番。最后还是沈老大良心发现道“你哭会就行了,没看见儿子刚回来吗,赶了一天路也累了,让他用点膳就去歇着。”

    一阵兵荒马乱后四郎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么多年了自己对母亲无限发达的眼泪还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赶了两天路,这会四郎也确实是累了,刚躺床上一会便陷入黑甜的梦乡。等醒来时已经下午五点多了,洗漱一番记起自己带来的礼物,便顺手提着往堂屋走去。

    釉姐儿很是头疼,你能理解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满眼粉红的深情凝视着你,这一望就一刻钟。

    虽然被人喜欢是好事,可是老天爷我也是纯纯的大姑娘,这画风不对啊。

    沈张氏看着釉姐儿提来的点心更是喜欢的不行,自己本来就有那个心思。

    这会看釉姐儿不仅读过书会挣钱,一双巧手女红厉害不说连糕点都做的很是精致,这样的丫头真真是状元郎都配的。

    沈张氏越看越喜恨不得釉姐儿立时嫁到他们沈家。在沈家母女两越来越炙热的目光中,釉姐儿如坐针毡。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和守门丫头的声音,看着母女俩终于收回去的视线釉姐儿不禁松了口气,暗自感谢门外的人。

    “娘,儿子来给你请安了。”话毕釉姐儿便看到一位穿着天青色长袍长身玉立长相俊秀的少年快步走了进来。

    那少年似乎也没想到这时会有客人,稍微愣了下神。

    沈张氏看是儿子进来忙道“四郎,怎不多歇歇,”看到儿子的目光又说“这时你釉儿妹妹可还记得,你们也几年未见了,还记得小时候你们很是要好。”

    听到沈张氏如此说釉姐儿不禁脸红很是不好意思,暗道“这四郎不过两年未见变化怎的如此之大,前世自己只记得他很爱逗弄自己,在后两人也再未见过”。

    四郎这会也很是惊讶没想到小丫头出落的这么好看,坐在那里一举一动比他在京里见得那些大家小姐都不差。

    听他娘提起小时候四郎也笑着说道“釉儿真真是越长越好看,还记不记得哥哥。”

    釉姐儿这会深深的反省谁说这货变帅了,还是那个喜欢欺负她逗她的坏小子好不好,恶劣的性质一点也没变啊。

    釉姐儿虽是这样腹诽但还是起身福道“见过四郎哥哥,不敢忘四郎哥哥。”但是让自己一个活了三十多年的老女人喊一个少年哥哥压力好大哦。

    沈悦看到她哥还是有些胆怯的,这会看她哥心情不错便开口道“哥,我的礼物呢,你没忘吧?”

    四郎横了他妹妹一眼“没良心的,光惦记礼物。”说着还是将随手提进来的包袱打开,拿出两个盒子递给她。

    看着沈悦一脸“这还差不多,算你有良心”的表情四郎大度的表示先不和她计较。

    又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釉姐儿,看她一脸怎么连我也有的表情。

    四郎解释道“看这个挺可爱的,想着你会喜欢,拿着吧,哥给你你还嫌弃不成。”釉姐儿怕他不高兴忙接了盒子道谢。

    沈张氏默默的将这些看在眼里,一边心里暗爽“看来这两孩子有戏,这臭小子不错还知道送礼物,看来自己的心愿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