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姐如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买地事宜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行人收拾好后便朝沈家走去。

    小宝儿毕竟还小出门少,如今知道要去漂亮的大哥哥家做客很是高兴。

    釉姐儿不好空手去,索性将前两天用纱绢给珊姐儿几个堆的头花挑好看的拿了几朵给大婶子和沈悦戴着玩。

    小姑娘都爱漂亮,大过年的自己家没有条件打首饰可做几朵漂亮的珠花还是能办到的。

    几个丫头对姐姐的新年礼物很是满意,连珊姐儿这样惫懒的都耐着性子和釉姐儿学了一阵。

    一到沈家,沈张氏就忙将恩哥儿小宝儿两个拉到怀里,细细的打量了一阵直说你们大姐将你们照顾的不错,这眼瞧着比前阵子壮实了不少云云。

    唤了婆子上了点心茶果,大家坐着陪沈张氏拉家常。

    别看小宝儿年纪小可嘴甜的不行,坐在沈张氏跟前也不认生,娇声娇气的把沈张氏哄得嘴都合不拢。

    蕙姐儿因身子孱弱不大出门,如今便有些紧张,坐在那身子挺得直直的茶也没喝一口。

    相比于蕙姐儿珊姐儿就自在多了,但一举一动也没有乱了规矩。

    恩哥儿和泽哥儿今日也没有去前院,沈张氏说如今是过年咱们就是一大家子聚聚没那么讲究,连四郎都被留了下来。

    釉姐儿将盒子拿出来,沈张氏就嗔骂道“一大家子吃饭呢,大婶子知道你有心,可下次再也不许这样了,你是小辈哪有那么多虚理,你在如此我可就不敢叫你来看我了。”

    釉姐儿知道沈张氏是好意,忙道“知道大婶子心疼我们,可不能只让您疼我,不许我们孝敬您啊,这些东西不值几个钱都是我们的一片心意。大婶子不要我可是不依的。”

    四郎看着鬼丫头牙尖嘴利的撒娇心里不由好笑,“这丫头几年不见不仅本事长了,嘴皮子功夫也这么厉害,还真是惊喜,不过撒娇的样子倒挺可爱的。”

    这样想着不禁笑了出来。看见大家都望了过来,忙尴尬的端起茶掩饰。

    沈张氏看着儿子害羞的样子很是暗爽,不过未免他恼羞成怒就解围道“釉姐儿的这一张嘴啊,大婶子是说不过了,那还不赶紧将你的一片心意拿来给我看看。”

    这样一打岔大家也顾不上追究四郎莫名的笑和诡异的脸红了。

    沈悦看见盒子里码的整整齐齐的头花也不管她娘紧告的眼神欢呼一声就跑到沈张氏跟前挑拣起来。

    看着沈张氏越来越怒的脸色,大家心里都开始为沈悦默哀。

    一顿饭大家吃的宾主尽欢,晚上沈老大回来告诉釉姐儿地的事已经有眉目了。

    釉姐儿很是惊喜,自己虽将这事托付给了沈大伯但也知道如今地不好买。

    尤其像她这种要的不多但也不少的人,而且城郊的地交通便利出产也好一般都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土地,很少有人会买地。

    沈老大原也是想将自家的地转卖一些给釉姐儿,可没想到不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了牙人,今日竟传来消息说是有眉目了。

    见大家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沈老大也不卖关子忙道“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城里张员外家的小姐要嫁到京里去,想将这城郊的地卖了上京郊置办些地当陪嫁。”

    釉姐儿听他这样一说也有些印象。

    上世自己在宋家也听说过这张员外一家,女儿嫁了京里一个小官的儿子,谁想到的没几年人家的爹立了功,升了官,所以张员外一家也都跟着入了京,想来这位张小姐就是那位好命的张小姐了。

    要是能买上这块地说不定还能沾沾人家的好运道,釉姐儿胡思乱想了一会又问道“张员外家要卖的地肯定不少,我手里能用的银子就只有八十两,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拆开卖?”

    想到这釉姐儿又郁闷了,四郎看釉姐儿刚才还亮晶晶的眼睛一下子暗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