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根凶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40|第⑥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回了客栈,木代总觉得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炎红砂她们也不知哪儿去了,发信息去问,她回:忙着玩儿呢。

    真是的,一到古城,个个都跟撒丫子的鹰似的,不过木代也并不担心,似乎凶简的事了,这世上就没什么好操心的了。

    她带着岳小峰在客栈里的酒吧玩,拿了本旅游图册教他认图,无意间翻到一页,居然是讲函谷关,上头配了幅古风盎然的图,正是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子出关,画图的唯恐老子寂寞,还添了个唇红齿白的小仙童引牛。

    太过熟悉,木代居然双眼发酸,指给岳小峰看:“看,这里是函谷关,姨姨去过的。”

    岳小峰却扒着桌面,踮着脚,小下巴扬的高高:“妈妈,妈妈。”

    木代奇怪了半天,才发觉他是对着墙上挂着的照片发声。

    她抱了岳小峰去看,照片是在藏北拍的,一片素白,远景雪峰,近景雪地,停着的越野车后,两道深深的蔓延至极远处而浅的车辙。

    车头边站了两个人,一个穿红色袈裟的中年男人,应该是上师,另一个是个长发女子,温婉恬淡,眼神不惊不扰。

    木代说:“这就是你妈妈啊。”

    她把岳小峰举高,岳小峰兴高采烈,小胳膊张开,像是要抱,末了贴住墙,吧嗒在镜框照片上妈妈站的地方亲了一下,留下个湿湿的小唇印。

    木代几乎羡慕起来,小家伙这头说着妈妈不要他了,转头看到妈妈的照片,却欢欣雀跃地拉也拉不住,哪一天,这世上有这么个小家伙,也这么依恋她就好了。

    晚饭时,几个人还都没有回来,木代和毛哥夫妇一起吃,她给岳小峰围了小围兜,细心地一勺勺喂他,毛嫂夸她:“将来一定是个好妈妈,这么贴心。”

    岳小峰纠正毛嫂:“这是姨姨,口袋姨姨,不是妈妈。”

    毛哥一直注意看木代,问她:“听神棍说,你功夫很好,是正宗的武林一脉?”

    木代说:“是我师父功夫好,她叫梅花九娘,早些年很有名气的。”

    说到这时,心里止不住遗憾,她请万烽火帮忙打听师父的生平往事,至今没有确切消息,某一次她着急,对万烽火说:“怎么会打听不到?我师父当年,应该很有名气的。”

    那年月,梅花九娘应该也是个济世的女侠,说不定故事都被编了在坊间传唱。

    万烽火说:“哎呦小姑娘,你知道当年是什么状况吗,乱世出英雄,到处都是人物,多少书上有记载的人,最后都没个下落。”

    话外音是,更何况是你师父这样,都没被文人写过一笔。

    毛哥又问:“那到底是你厉害呢,还是罗韧厉害?”

    木代说:“罗小刀吧。”

    毛哥说:“我觉得不是吧。神棍说过,罗韧是雇佣兵的训练,但你是扎扎实实下的十几年功夫,又有名师点拨——我跟你说,我一直觉得,中华武术可以秒杀一切国外流派的。”

    木代笑:“这有什么好比的。”

    毛哥被她笑的,竟然没什么话说了。

    快吃完时,收到两条信息,一条是神棍发的,说是明天就是好日子,宜嫁娶出行理发安床,明天结婚最好。

    木代无所谓,罗韧说过,这次只是还个心愿,又不是真正的大日子,管它哪一天呢,吉日就行,大家高兴就好。

    另一条是郑明山发的,说是收到神棍通知了,明天晚上之前一定到。

    这倒是让木代矛盾了好久:该怎么跟大师兄解释这次只是个戏闹之举呢?毕竟将来由红姨主持的真正结婚,大师兄是一定要到场的——大师兄会不会说她,结婚还搞个彩排,怎么着,为了多收红包吗?

    吃完饭,岳小峰开始打呵欠,小家伙精神了一天,终于有些疲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