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之肉文女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13:以退为进?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宁夏醒来的时候,人已回到了荣王府;看着陌生的环境,嗓子干的似要冒火。【最新章节阅读www.dwxs.net】

    人呢?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挣扎着爬了起来,四肢却是软的像面条;跌回床上之时,秋怡正端着一个木盆进来。见着宁夏睁开的眼,脸上是一片的喜色“王妃,您总算是醒了!”

    “我..”我睡了很久吗?

    想要问,怎奈嗓子实在是说不出话,无奈,指了指桌上的茶杯,秋怡会意,忙折身倒了杯温水送来。

    咕噜咕噜一杯水下肚,却解不了这股干渴;又是喝下两杯水,方才觉得脾胃嗓子都好了许多。

    缓了缓气,靠着软枕问道“我睡了多久?”

    “回王妃,您已经昏睡了整整三日。”秋怡刚回了话,一身玄衣的北宫荣轩走了进来。

    见着宁夏醒来时,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荣皇兄。”

    下意识的一声喊,愣了宁夏,也让北宫荣轩的目光暗沉了几分。

    “奴婢去换些水来。”秋怡福了一礼,将方才端进来的盆又端了出去。

    看着北宫荣轩步步而来,宁夏脑中重现那些混乱的画面;画面中,他执着她的手,笑的肆意而张扬。

    画面中,他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果断而决绝。

    “荣皇兄,你,可曾信过我?”这话,是为已去的庄映寒而问的;那个让人恨,却又让人怜的女子,让她说不出的痛。

    “安国,不要再任性了。”

    不再唤她‘王妃’,那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安国’,让宁夏心中一痛。

    不要再任性了。

    一句话,让宁夏的心重重的失落,带着一抹伤,带着一抹痛;这不是她的心绪,这应该是庄映寒残留的痛。

    爱之深,思之切;求之不得那份心,唯有他给予的狠戾决绝。

    若说看文时,她不懂庄映寒自杀的原因,那么在过完庄映寒的一生之后,她明白了那份绝望。

    在不知道的时候,还有一份希望;当知道一次又一次折辱自已的人,便是深爱着的男人时,还有多少勇气再活下去?

    爱了十年,折磨了十年,以为可以拨开云雾见月明;却未曾想,见到的是阴暗恶心的事实。

    不曾爱过,便体会不到那份痛,继承了庄映寒对北宫荣轩的爱之后,宁夏再看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抚心难受。

    “荣皇兄,安国这次身子损的厉害,唯恐传染到荣皇兄,还请荣皇兄将采莲院赐于安国。”采莲院,荣王府最为偏僻的院子,过不了多久就要被女主设计搬到那里去受罚;与其被人算计,倒不如自动一点;搬到了那里,也方便她出逃。

    那些祸,是避不开的;就像三日前,她以为能避开那不影响大局的祸事,结果却是,避之不得。

    小祸避不得,更别提接二连三的遭人凌.辱,她不能重蹈覆辙,她必须逃。

    北宫荣轩看着她的病容,眉头一裹“既为正妃,如何能去那采莲院?”

    “荣皇兄,你心中既然无我,我何必计较这正妃之名?将来谢家小姐必是能稳坐这正妃之位,与其到时闹得伤了和气,倒不如我先搬过去,来日以‘三年无所出’之名抬了谢家小姐为平妻,正妃之位便是那谢家小姐的了。”

    惹不起,我便躲;庄映寒那么强都被女主的光环给打的化黑不白,她不躲?难道等死?

    宁夏的态度很坚决,她眼中不再有当初的眷恋爱慕,只得深深的倦怠;北宫荣轩看着她抿唇不再言语时,起身负手而立。

    良久之后,沉沉一个叹息“也罢,容儿还在担忧如何求得你的原谅,如此看来,她是多虑了。”

    求得原谅?宁夏心里不免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