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蛊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对峙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孙晴好已经在这把丝绒椅子里坐了整整一个小时,面前的红茶一点一点冷掉,用佣人沉默地过来换过两次茶水,可是她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多看他们一眼。

    茶是上好的大红袍,茶盏是青花瓷,哪怕是用来垫着茶杯的杯垫都绣着花,不是超市里买的便宜货,曾经有人说要看是不是贵族,看茶杯垫就能晓得了。

    从醒过来看到的宽敞精致的卧室,到穿在身上舒适贴身而且没有标签的裙子,再到这屋里的每一件细小的摆设,都无一不在证明在此居住的人非富即贵。

    但是孙晴好心里只剩下愤怒,她用仅剩的一点理智控制住自己,所以她才能坐在这里,准备和某个人谈话。

    脚步声慢慢从走廊那头响起,不紧不慢,她握紧拳头,深吸口气,抬起头来看着来人。

    那是一个还很年轻的男人,高而清瘦,样貌清俊,但是眉目间依稀有凛冽之色,让人难以与他的目光对视,他走过来坐下,手搁在扶手上,白皙修长,可是指甲上血色不足,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

    她一直盯着他的脸看,他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只是用一种沉稳的、冷静的目光回应。

    就这样过了片刻,他先开口:“身体还好吗?”这声音怎么说呢,就好像是玉石轻叩似的动听悦耳。

    她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上前一步,扬手,然后用尽全身力气狠狠扇了他一耳光,这个巴掌拍得又脆又响,声音在空旷的屋里甚至引起了回音,她的手掌被震得发麻发烫,而他的左颊上,一个再鲜明不过的指印迅速浮现出来。

    可是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他甚至还用那种心平气和的语调又问了一遍:“身体还好吗?”

    孙晴好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好?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侵犯了你要我怎么好?”

    她今天简直遭遇了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可是最糟糕的事情,无意就是面前这一件。

    时间倒回一天之前。

    时间:14:00,地点:大厦十八层会议室,事件:公司开内部会议。

    那个时候的孙晴好还穿着一件合体的米色套装,可是那个时候,她在鸦雀无声的会议室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她怀疑自己是幻听了,但坐在老板椅里,已经半秃头的中年男人看也不看她,挥了挥手,又说了一遍:“你明天不用来了。”

    孙晴好不可置信地反问:“您这是辞退我的意思?”

    “是,你被开除了。”他冷淡地回答。

    整个会议室里安静无声,其余所有人都仿佛变成了墙纸上的一朵花,一点声响也无,没人敢插口,亦无人看看她的眼睛。

    惊怒之下,孙晴好反倒是平静下来,问:“理由呢?我不曾消极怠工,不曾迟到早退,也不曾违反公司纪律,合约也不曾到期。”

    “不,你做事消极,所以开除你。”老板冷冰冰地给她扣上罪名。

    孙晴好怒极反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板何妨直说,我只是驳了你的话,所以你要开除我。”

    大老板翻过一页资料,看也不看她:“我们继续开会。”其余人也纷纷垂下头翻文件,一时之间只听见纸张沙沙作响。

    她心中怒火滔天,只觉不平与委屈,然而在这里落下泪未免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故此狠狠一掐自己的手心,勉力维持最后的风度,静静走出了会议室,里面有人继续做报告,声音平板,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酸涩,快步走到洗手间里,埋头痛哭起来。

    到底是年少气盛,免不了逞一时之气,快言快语驳了老板面子,她实在是太不会做人,孰不见其余人都装聋作哑,当做没有耳旁风。

    可要她指鹿为马,混淆黑白,又实在是做不到。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