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蛊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起源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间倒回三个小时以前。

    早晨9:00,阳光明媚,微风徐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翠微湖畔有着一大片错落有致的建筑,那是前朝所建造的宫殿,那曾经的紫禁城被作为封建的象征,如今修缮后成为了景点,但所建的行宫与园林,却成为了新一代执政者居住的地点。

    这一片是曾经的皇家园林,如今被称为南园,翠微湖是其中最大的一片湖泊,有一栋精致的小洋房就坐落在此,顺便附带十余亩的私家花园。

    就凭这个,哪怕不知道主人的身份,也该晓得里面住着的人来头极大。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里被称之为秀园,与众所周知的美国白宫不同,这里的主人理论上是需要更换的,然而实际上,这还是修缮后第一次入住,主人今年堪堪二十九岁,尚且不到而立之年。

    不过,虽然主人的身份贵重,但是门可罗雀,根本没有人到访,为什么呢?因为被请到这里喝茶的人,通常意味着有麻烦了。

    因此在这么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午后,在秀园的亭子里,有两个年轻人在喝茶,其中一个看起来脸色不大好,大病初愈的样子,眼部还蒙着黑布,像是一个瞎子,不过他的口吻倒是没有那么沉重:“所以,你还是做了。”

    “如你所见。”

    “意料之中。”那个瞎子点了点头,感慨道,“那姑娘呢?”

    “还没有醒。”

    “你打算怎么做?”

    “尽我所能弥补她所受到的伤害。”他说的这句话再诚心没有了。

    只不过,虽然他所谓的力所能及是常人永远想象不到的能力,那个瞎子依然笑了笑,慢条斯理道:“恐怕不行。”

    对方微微皱眉:“为什么?”

    “我为了你,瞎了一双眼睛,你就没必要对我放杀气了吧?”那个瞎子摸索到了茶杯,却险些把茶水泼出来,可他恍然未决,喝了一口上好的碧螺春,道,“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改命的代价是巨大的,你以为那么一下就改完了吗?不可能,也许你还没有明白你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吧,我细细说给你听。”

    他不做声。

    那个瞎子便滔滔不绝开始道:“首先,我说过,你是天煞孤星的命,那个瞎子,呸,好吧,现在我也瞎了,号称神算子,也就是说,他算不了天命,却能算尽人命,他算出了你的命,所以他们有了一个计划,情蛊这种蛊是非常罕见的,在苗疆,只有有情人才会用,我是不是上一次没有来得及和你讲明白情蛊这种东西?”

    他戏谑地看着对方,谁知他不露声色,只能惋惜地叹了口气:“真沉得住气,不过你肯定也想到了,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吧,中了蛊的人会不由自主爱上一个人,哪怕之前没有爱情,否则怎么会叫情蛊呢?而且还附带技能效果,同年同月同日死,是不是很带感?”

    他终于道:“你的意思是说,她死,我也会死。”

    “你死,她也会死,那姑娘很不幸,以后恐怕后半辈子都要和你捆绑在一起了,哦,你别以为蛊毒就这么解了,我不大清楚具体的时间,不过这玩意儿是很变态的,用的很多都是变态的老女人,解毒的过程多半是有时间限制的。”那个瞎子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样宋峥清,你这一辈子没有弱点,现在却有了一个致命的缺陷。”

    宋峥清沉思片刻,道:“你有话就一次性说清楚吧。”

    “你就像是吸毒上了瘾,一旦停下,就会痛不欲生,而且你的命运马上会回到既有的轨道,也就是马上翘辫子。”瞎子说得口干舌燥,抄起一杯水灌了几口,“这一招又狠又毒,哪怕你看破了,你杀了他们,你都无法破解,如果不是我为你找了那么一条出路,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活在这里?”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