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蛊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挣扎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罡风唇边含着一丝莫名的微笑:“呵,出现了,果然是第三天,你已经重新开始头痛了吧,平均五个小时一次,明天时间还会缩短变成四个小时,超过七天,你会活生生痛死。”

    孙晴好是第一次看见他犯病,十分茫然,李罡风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微笑道:“你是第一次看见吧,这是蛊毒发作的现象,他觉得脑袋里有千万根针在刺,那种痛根本不是人可以忍受,普通人痛过几次,宁可自杀都不愿意继续忍受这样的痛苦。”

    她看了看宋峥清只是略显苍白的面容,对于这句话抱有怀疑,李罡风拈着茶盏,轻佻笑着:“看起来不像?他从中蛊开始,忍了五天,看过了所有的医生,最后才问到我这里来,我第五天给他的提示,他一直到第七天才对你下手,虽然这么说很过分,但是我得为他说句好话,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宁可自己受这痛,也绝对不会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作为伤害别人的借口。”说话的竟然是宋峥清本人,“第一天和第七天,根本没有差别。”

    李罡风啧啧道:“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想当初……诶,你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理智了呢,简直和宪法似的。”

    “不用再多说了,总而言之,这个蛊是没有办法解开了是吧?”

    “对,除非你能把那个人抓回来,不过就算抓回来也没用,你随便问个会下蛊的苗女都能告诉你,这个蛊是无解的。”

    孙晴好不死心:“你又没问过,你怎么知道?”

    “你要这么抱希望也没问题,只是一时半会儿的,人是肯定找不到的,别小看他们俩的本事,能让宋峥清吃了这个大亏的人,不是寻常角色。”李罡风道,“其次,我衷心地提醒二位,还是不要抱有反抗的心思比较好,它对人体是无害的,只要你们俩不故意往死里坑对方……反正这玩意儿是同年同月同日死,要死一起死。”

    孙晴好考虑要不要把第二杯茶泼到他头上。

    “生活就像是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其实也没什么坏处,很多有情人因为情蛊一辈子恩爱,多让人羡慕啊,反正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怎么了!”李罡风居然还振振有词。

    他还没说完:“如果是我,我会认真考虑这事儿,毕竟一辈子那么长,要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太痛苦了,还不如让自己喜欢上对方,日子容易过,是不是?”

    有一刹那孙晴好莫名觉得,他讲的还蛮有道理的,幸好她马上回过神来,不能被洗脑啊!

    李罡风本来要走,结果走出几步又折返回来:“对了,别忘了时间,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男子汉大丈夫,反正都已经做了,不差下面那一回,你要是再病下去,京城里该有谣言了。”

    “我心里有数。”宋峥清答得很漠然。

    李罡风一走,孙晴好瞅瞅宋峥清,也找个借口赶紧走了,留在这里怎么都感觉发生不好的事情。

    她走过九曲桥回到面朝庭院的花厅里,一回头就看见宋峥清依然垂眸坐在那里,形容萧瑟,表情淡漠,就像是将死之人一样暮气沉沉。

    她心中无端多了一分同情。

    但是现在她自身难保,李罡风都说了宋峥清最多撑不过七天,他是肯定不会放他走的,而她哪怕对他有同情,也绝对不会傻到再吃一次亏。

    可是逃又逃不掉,怎么办呢?怀着这样忧虑的孙晴好下午再一次想去湖边走走,查探地形的同时也散散心。

    谁想到意外地看见了一位访客,漆黑的轿车里下来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明明是春天凉爽的天气,他却出了一身的汗,整个人简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手里的手帕也都被汗水湿透了,站在门口迎接的是那天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他穿着制服,对他做了个手势:“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