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蛊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挣扎第(2/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边请,先生已经恭候多时了。”

    “不、不敢当。”他哆哆嗦嗦地想要笑一笑,结果却比哭还难看。

    孙晴好难免胡思乱想,难不成她现在在的地方是龙潭虎穴?否则为什么那个男人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宋峥清看起来不像是洪水猛兽啊,然而转念一想,她躲他何尝不是呢。

    她心里不免好奇,干脆找了本杂志,在出去的必经之路上装作看书等着,那个男人没过多久就出来了,如丧考妣,面色青灰,好像随时随地会死一样。

    他尚且在垂死挣扎:“宋先生,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我爸立下那么多汗马功劳,您放我一马……”

    “对不起,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宋峥清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那位赵先生终于撕破了伪装,歇斯底里痛骂:“宋峥清你以为你这么做会有人感激你,我告诉你做梦,不知道多少人恨不得要你的命,坐着这个位置的人一辈子天煞孤星,死于非命,永世不得超生,你不会是例外。当初你最喜欢的女人弃你而去,伤心吧,后悔吧,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你不得好死!”

    这句话说得太毒,让孙晴好简直误认为他们会什么深仇大恨,接着一想,宋峥清一死她不是也要跟着死吗?这简直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

    她清了清嗓子,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刷了一下存在感,那位赵先生见到她像是见了鬼一样,旋即冷笑:“又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而已,你以为你会在这里呆多久?当心小命不保,这位宋先生六亲不认起来……呵,你自求多福吧。”

    孙晴好冷笑一声,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她鄙视不屑之意溢于言表——我肯定活得比你久。

    “带他走。”宋峥清低声道,有两个身高马大的男人左右制住那个男人,把他强行拉离了这里。

    终于又恢复了清净。

    宋峥清轻轻在她面前落座,什么都没有说,倒是孙晴好有点不自在,她清了清嗓子:“我只是本来就坐在这里。”

    言下之意就是我不是为了你才吭声的你别想太多我一点都不同情你,真的!

    他微微颔首,却什么都没有说,孙晴好注意到他本来是想拎茶壶倒杯茶,但是手伸出来,却无力地垂下了。

    她发现他的面色更是惨白,眉峰微蹙,显然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他愣是一声都没吭,只是暗自忍受。

    “你、你没事吧?”她给他倒了杯热茶,他却没有力气拿起来喝一口。

    良久,宋峥清才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唇色惨白,衬衫后背全都湿透了,这样的痛苦他都能扛下来,还一声都不吭,实在令人敬佩。

    孙晴好现在相信,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宋峥清绝对不会选择来伤害她作为自己续命的条件。

    可惜……她总不能因为他可怜他无可奈何他长得帅就原谅他吧?

    她还是太天真了,她怎么就忘了之前晚上的破事儿了呢?今天自然也没能例外,醒过来的时候她不在自己房间里,瞅一眼旁边痛得面庞都微微扭曲了的宋峥清,孙晴好很能理解这次为啥掉了个个儿。

    他走不动了呗。

    她去卫生间里绞了块毛巾替他擦了擦额上的汗,一天二十四小时,平均下大概一天五次,孙晴好目睹一次都觉得心惊肉跳,实在佩服他的忍耐力,从前她痛经一次都要忍不住在床上打滚,爬也爬不起来,一个月一次都已经让她恨不得捅烂子宫算了。

    何况是这样高频率,高强度的疼痛,搁到明天四个小时一次,那就是六次。

    简直如在炼狱。

    孙晴好忍不住扪心自问,接下来要怎么办?七天以后他要是痛死了,她不是也要死?

    如果她不想死,也就只有献身那么一条路了,问题是她是绝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