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蛊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挣扎第(3/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不肯的……至少现在不肯。

    但是今天不肯和七天后有区别吗?结果是一样的,那么坚持有什么用呢。

    孙晴好把整件事情翻来覆去想了几遍,发现没有出路,所以她悲哀地想,如果宋峥清真的要对她怎么样,为了保命,她最多也就反抗一下表个态。

    关键是宋峥清的忍耐力远超她的想象,疼痛过后,他去浴室冲了个澡,对她说:“你睡吧,我要去处理点事情。”

    得,他不急她急什么。

    事实证明,有句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孙晴好在短短几天之内都快愁死了。

    第二天,他依旧淡然自若地工作,她躲在客房里看电视不出去,连饭都是在客房的客厅里吃的。

    给她送饭来的男佣低眉顺眼,一句话也没有,静静来,静静退下,孙晴好闷了一整天,心里却很挂念他的病情。

    她给自己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往外走去,结果正好碰见管家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女孩过来,那女孩穿着布衣,长发梳髻,一双布鞋,眉清目秀的,很是讨人喜欢,那位老管家轻声道:“孙小姐,这是李裁缝家的小女儿,先生吩咐她来为您量身制衣。”

    “什么?”孙晴好一怔,她原本只有身上那一件衣裳,后来在衣柜里发现了不少新买来的衣服,标签虽然已经被减掉,可是罩在真空包装袋里,崭新笔挺,是她的尺码,“什么事情的事情?”

    老管家欠欠身:“今儿早上。”

    孙晴好没做声,那个女孩已经捧着软尺上前来一步:“孙小姐,现在方便量一量您的尺寸吗?”

    她本不想答应,但是转念一想,何必为难人家,也不过是奉命行事,她也就可有可无点点头。

    那个女孩半蹲下来替她量尺寸,她观察到她身上的布衣轻薄透气,衣角绣着的一只蝴蝶栩栩如生,她大约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孙小姐喜欢这样的样式吗?或者喜欢时尚的剪裁,我爷爷都可以做,这是画册,请您过目。”

    她捧出一本画册来,还是线状,那是用工笔画画在宣纸上的几件衣裳,并不古典,都是现代的款式,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是一股韵味扑面而来,孙晴好也是女人,免不了这样的诱惑,一口气点了好几件。

    “我们会尽快送来。”那女孩欠了欠身,倒退着离开了,不卑不亢,气度难得,这样的姑娘竟然只是个裁缝?

    后来她才知道,说是裁缝,那是人家自谦,到外头去李裁缝的孙女,那可是一等一的设计大师。

    没有听过李裁缝?喏,就和萨维尔街一个性质,搁古代那就是御用裁缝。

    但是孙晴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太在意,不过是一件衣裳,借来穿一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也没有配不配的事情。

    她在意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宋峥清居然还有心情让人来替她做衣服?这份心思……她难免想歪,该不会是先礼后兵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颇为紧张,而后发现自己实在是自作多情了,头痛成这样,还有心思想其他的才有鬼了。

    她拿着毛巾替他擦去额上的冷汗,心里有点幸灾乐祸,又有那么一点点的同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