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蛊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断情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为什么,你难道喜欢我么,我可什么都比不上何楚韵,你喜欢女人的水平越走越低我都会看不起你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你的每一个眼神我都能看懂,我不用费任何的力气,你觉得快乐的时候,我的心情也会变好,我与你之间恐怕还没有诞生这样的爱情,可是我这样觉得。”

    孙晴好微微一愣,然后叹了口气:“原来不是我的错觉。”

    “也许,”他拉起她的手,抚摸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还是与这个有关。”

    孙晴好沉默了一阵,突然道:“搞了半天,你哄我开心,也是为了让自己高兴?”

    “不,只要你高兴。”

    “没有自由,我永远都不会快乐,”她轻声说,“杏花村很美,杏花酿很好喝,很多事情也很有趣,我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你了,可是,这一切都无法弥补我失去自由的痛苦,也许平凡的生活一样会蹉跎我,但是你明白失去自由的感受吗?”

    “我明白。”他说,“我已经失去自由,整整十年了。”

    “现在你拉我和你一起坐牢。”

    宋峥清突然转过头问她:“有那么坏吗,和我在一起,有那么糟糕吗?”

    面对这样的疑问,孙晴好过了很长时间才说话:“我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大概是人到了夜里会格外脆弱,也格外容易说出真心话,她竟然道,“如果你希望不是,就让我觉得没有那么糟糕吧。”

    宋峥清在被子里握住了她的手,而她终于没有再挣脱。

    这一夜过得实在是太漫长了。

    孙晴好第二天是被何楚韵的尖叫惊醒的,她睁开眼好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她盯着帐子上的花纹看了很久才辨认出来,原来是在杏花村。

    昨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和宋峥清盖着棉被纯聊天,结果一不小心从前男友谈到了人生哲学,后来说了什么就不记得了——她睡着了,还睡得挺香。

    “宋峥清,你居然这样对我!”何楚韵的声音听起来尖利而刺耳。

    孙晴好拢了拢头发,钻出帐子一看究竟,只见一碗粥被打翻在地上,他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何楚韵,而何楚韵赤脚站在地上,拢着衣襟,活像是被侵犯过。

    她不禁想,我才是被侵犯的那个,你至于么?“何小姐,大清早的麻烦你轻点行不行?”

    何楚韵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个人,双目瞪圆,见了鬼似的看着她。

    孙晴好昨儿之所以不让宋峥清走,就是为了亲眼目睹这一幕:“很吃惊吗?昨天你被人送到这里来,我们好心让你睡了一晚,你就这样报答我们?”

    何楚韵扭过头不和她讲话,问宋峥清:“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最多看了你的*……其实也没什么吧,毕竟你早就给他看过了不是吗?”孙晴好嘲讽技能全开,还有大姨妈脾气暴躁+起床气+对何楚韵本来就看不顺眼的光环加成,“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对你做了什么,你觉得背叛了自己的心上人,无颜见人,可是真的没对你做什么,你还要心里不平衡一下,自己难道那么没有魅力吗,他不是爱我爱的要死要活的吗?是不是这样一种微妙的心理状态呢,何小姐。”

    何楚韵被她这番话气得满面通红:“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我乐意说,你能把我怎么样呢?还是我说中你的心事,你恼羞成怒了,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很遗憾,也很幸运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毕竟在有女伴的前提下被人截胡,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她一开口,何楚韵反倒是平静了下来,她不再和她纠缠:“宋峥清,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个解释!给何家一个解释。”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