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门新娘,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22.唐门番外:2013年,婚姻在岁月里行走(下)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2013年春末,傅寒声带妻儿前往新西兰,远离一眼望不到边的国际品牌店、商业街和百货商场大厦,据说在一处远离市郊的农庄里住了大半年。

    2009年之前,萧潇承受各种各样的压力,强迫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2009年之后,她可以随时停下脚步,只为喜好而为。带着摩诘出行,不宜频繁更换行程,寻觅一处适合短暂生活的落脚地,停顿一星期,或是半月再远行,却是再好不过了。

    但凡是有了孩子,纵使是再如何冷漠的一个人,也能在孩子面前心存温软,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从来都不是“我爱你”,它可以是丈夫口中的“小乖”,或是“亲爱的”,也可以是儿子口中的“妈妈”,或是调皮的“傅太太”。

    婚姻落实在生活里,只靠爱情维系婚姻,是完全不可能的,真正维系婚姻长久的,不应是狭隘的“爱情”,而是满满的爱凡。

    新西兰入住,傅寒声陪萧潇亲自去市场选购生活用品,她在家里忙来忙去,尽量不让佣人插手,一个人布置新家,他在一旁看了无疑很欢喜,也很配合。听从妻子吩咐,帮忙搬东西,帮忙挂窗帘,帮忙安装彩灯,新家需要慢慢装点,想到什么,就添置一些什么,反正有大把时间可以慢慢想,所以不急。

    新家来了一位老成员,是阿慈,以前住所不定,所以阿慈一直留在国内,这次被傅寒声带到新西兰,最高兴的那个人无疑是摩诘。

    说起摩诘,倒是一个很好养的孩子,这里的好养,指的是不挑食,从小到大吃饭,从不让傅寒声和萧潇担心,但这个孩子唯独不喜吃肉,傅寒声和萧潇怕他营养跟不上,为此在摩诘餐食上没少下功夫,也曾屡次哄劝,谁料摩诘不听,两人倒也没有勉强他,傅寒声倒是看得开,反过来安慰妻子:“不是大事。”

    在他眼里,所有的事似乎都跟大事无关,就连隐居幕后,半退隐新西兰,也被他视成很自然的一件事謦。

    犹记得初来新西兰农庄,他是这么告诉萧潇的:“目前除了农庄,我们身无分文。”

    萧潇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要和她在这里从零开始,体验一次彻彻底底的农家生活。男主外,女主内,他负责赚钱,负责一家温饱,摩诘负责喂养阿慈,她负责做饭......

    她现在做饭技术很好,拿捏傅寒声、摩诘胃口十分到位,但她下厨机会并不多,多是傅寒声做饭,摩诘自动去厨房打下手,家庭成员分工明确,摩诘耳濡目染,所以小小年纪,独自生活能力却很厉害。

    傅寒声是一个赚钱高手,萧潇从不问金钱出处,只管接钱。从和他在一起的那天开始,她就明白,跟随这样一个男人生活,哪怕一切是零开始,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说:“亲爱的,我会再给你一个天下。”

    身为男人,他对未知有一定的冒险精神,也有一定的征服欲,单从这一点而言,从商精神她远不如他。

    生活,怎会没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偶尔她也会和他闹别扭,但这种情况,多是发生在教育摩诘的问题上。

    他很宠摩诘,这是毋庸置疑的。

    摩诘很小的时候,亲自绘画的涂鸦作品,明明乱七八糟,看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但他却会花时间陪摩诘慢慢欣赏。

    家居生活,最平淡的日常相处,他是最平凡的父亲。他会瞒着萧潇和摩诘制定属于父子两个人之间的暗号,也曾数次背着萧潇纵容儿子的坏习惯。

    萧潇和他理论不成,也曾坐在床上生闷气,他搂着她笑着吻她,逗她:“多大一点儿事?你不喜欢,我以后不做了,潇潇不气啊!”

    他哄她不要生气,但每次惹她生气的那个人也多是他。

    五月份,傅安笛来新西兰新家做客,在市区吃过午餐,他带着摩诘去书店买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