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第(2/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儿。

    那会儿学校放暑假,院里的小孩都去了后山玩,孟婴宁不想去,一个人在院子里铺着小凉席的石床上睡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隐约听见汽车发动机混着说话声,紧接着又是重物拖地的声音,砰砰铛铛了好一阵。

    小姑娘被吵醒,慢吞吞地坐起来,撅着嘴揉眼睛,一边回头抻着脖子往后瞅,也没见着小伙伴儿们回来。

    又揉着眼回过头来,过了好几秒,才看见石床旁边站着个人。

    孟婴宁抬起头来。

    穿着黑色T恤的陌生少年,眉眼都隐在细碎的额发阴影后看不真切,唇瓣抿着,冷冷的,居高临下看着她。

    他整个人戾气很重,在小孟婴宁看来就是超级凶。

    看起来非常吓人。

    孟婴宁想起妈妈天天跟她说的话:“上学和玩的时候一定要跟大家一起,不可以自己一个人单独一个人呆着,知道了吗?比克大魔王最喜欢抓一个人走的小朋友。”

    那会儿电视里动画片《七龙珠》热播,小孩儿都害怕比克大魔王。

    孟婴宁胆子特别小,尤其不喜欢这个角色,每次比克大魔王一出场,她都捂着眼睛从指缝里头看。

    小姑娘仰着个脑袋,这么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嘴巴一点一点的憋起来,小身子缩成一团,眼圈瞬间就含了一泡泪,害怕地快要哭了。

    她睡得脸蛋红扑扑的,柔软的头发蹭得有些乱,不知是因为静电还是睡觉压的,有一小绺很短的刘海在脑瓜顶弯弯地翘起来,像立着根呆毛,随着她的动作颤巴颤巴,在人眼前一晃一晃的,怒刷存在感。

    少年盯着她那撮毛看了几秒,忽然往前走了两步。

    孟婴宁瑟缩着想往后躲。

    少年抬起手来,捏住她的呆毛,往上揪了揪。

    孟婴宁吓呆了,然后扁着嘴,呜呜地哭了。

    于是林静年他们一回来就看见这么一幕,高瘦的少年手里揪着根呆毛,满脸冷漠的拽着晃来晃去,小姑娘在他手底下被抓着,一手捂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死死抠住身下的石板床,幅度十分微小的挣扎,哭得特别凄惨,抽抽噎噎气儿都喘不匀了。

    声音细细,含糊地小小声求饶:“别抓我……你别抓我,我乖的,宁宁听话的……呜呜呜呜妈妈救救我……”

    像只被豹爪子死死摁住的奶猫。

    ——从此陈妄成为了孟婴宁少女时代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也导致了林静年对陈妄的第一印象直接就down到了谷底,再加上后来又被她误会了几次,这个印象分再也没能升起来过一毫米。

    -

    陈妄站在酒吧门口等了四十分钟,期间接了陆之州一个电话。

    “找到阿桓了?”

    “没。”陈妄咬着烟,声音有点含糊。

    “婴宁呢?”

    陈妄顿了顿,瞥了下手里的女包,面不改色:“没。”

    “那他跟我说他带着婴宁在那儿啊,行吧,我再给他打个电话问问,”陆之州说,“你要是看见人了直接帮我逮回来,别让他酒驾啊。”

    陈妄挂了电话,拎着的包往上提了提,借着LED灯光线看了一眼。

    屁大点儿的一个小包,拉链敞着,里面就只放了一个单反,半个镜头还露在外面。

    陈妄觉得小姑娘真是神奇的物种,背个破包啥东西都装不了还非得背,你背就背吧,走哪儿忘哪儿。

    又过了十来分钟,一辆出租车从街头窜过来,停在门口,等了几秒,车门被打开,小姑娘急慌慌地从上面下来。

    陈妄掐了烟,抬起头来。

    酒吧街暧昧的光线给她染了一层薄色,大腿袜向上几寸的裙摆随着小跑的动作翻飞,孟婴宁慌慌张张的跑近,看见他站在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