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第(3/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门口的时候愣了愣。

    然后看见了他手里拎着的包,刚刚熄灭的尴尬重出江湖势不可挡席卷而来。

    孟婴宁抬手捂住脸,她活了二十几年,没有哪一个瞬间能比此时此刻更丢人。

    她车都到家门口了,准备付钱的时候发现包没在手上,才想起来之前放在了洗手台旁边矮桌上,结果走的时候光顾着手机,把它给忘了。

    好在司机师傅人好,笑呵呵又给她拉回来了。

    孟婴宁再次抬起头来,看向陈妄的方向,男人懒散地靠站在之前她站过的位置,周身肃冷的侵略感把他和周围柔软糜烂的氛围泾渭分明地分割开,巨大的反差对比惹眼又勾人,旁边时不时有女人投来绵长视线,却始终没人敢上来搭讪。

    出租车来回车程也用了一个小时,他就这么一直等着来着么。

    不仅帮她把包找回来了,还等着她回来拿。

    孟婴宁又感激又尴尬又歉疚,像是犯了错的小朋友似的,小步挪了过去,站到他面前。

    小姑娘今天扎了个丸子头,长发束上去,头一低,一截白嫩细腻的后颈暴露在空气中。

    陈妄目光停了两秒,把包递给她。

    孟婴宁接过来,小声说了句谢谢。

    多年不见,比克大魔王像是转了性子,搞得她现在愧疚之中竟然还有些许的恐慌,强忍着撒腿后撤拉开距离的冲动站着没动。

    “给钱了么?”陈妄问。

    孟婴宁茫然抬起头:“唔?”

    陈妄下巴往她身后不远处出租车方向扬了扬,声线低缓寡冷:“车费。”

    孟婴宁才想起来,身后可怜的司机师傅还等着她呢。

    她赶紧小跑过去,连道歉带感谢,一边拉开包找现金:“师傅,一共多少钱?”

    司机师傅笑眯眯地:“一百二。”

    孟婴宁从包里翻出钱包来,打开,抽出了里面所有的钱,开始数。

    一张五十、一张二十、两张一块。

    “……”

    孟婴宁的大脑有些凝固。

    她现在花钱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刷手机,导致她其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过现金了,原本以为皮夹子里应该还有几张一百,结果没想到高估了自己。

    竟然一张也没有。

    孟婴宁顶着来自司机师傅和身后男人双重注视的死亡目光拉开包包,不死心地把各个角落都仔仔细细地摸了一遍。

    摸了五分钟,最后终于在夹层里摸出来了一个五毛钱的钢镚儿。

    ——加起来一共七十二块五。

    孟婴宁回过头去,隔着满街灯火绝望的看了陈妄一眼。

    不知怎么着,陈妄觉得自己从她这一眼里看出了对命运的挣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