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章

    是真的很挣扎。

    当你觉得和相隔十年没联系过的人重逢一见面就把人劈头盖脸一顿叼,结果人家非但懒得计较还帮你捡到了包等着你回来——已经是你人生中最尴尬的高光时刻的时候,生活往往会带领你走向更尴尬的辉煌。

    你好像得跟人借四十七块五的车费。

    关键是,你俩少年时代的关系还不是那么十分的和谐。

    孟婴宁不知道自己混得到底是有多惨,浑身上下就只能摸出七十二块五毛钱。

    司机师傅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从孟婴宁的表情里也看出了端倪,立马从车里拉出来一个付款码的小卡片,正面微信,反面支付宝。

    司机师傅笑眯眯善意提醒道:“小姑娘,支持微信和支付宝。”

    孟婴宁举起自己被卫生纸包着的手机,艰难道:“师傅,我手机进水坏了。”

    司机师傅:“……”

    孟婴宁欲哭无泪:“……要么您再把我送回去,我上楼拿了钱付给您?我打表付,一分钱都不少的,再给您加五十,成吗?”

    司机觉得这小姑娘挺奇怪的,她朋友明明在后面站着呢,俩人刚才又对话又拿包的,互动起来自然又默契,关系看着挺好。

    但她宁愿多花五十块钱,都没叫她那朋友先帮忙垫垫。

    司机师傅也是个脑洞挺大的大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什么诡异又新鲜的诈骗骗局被人套路了,而套路的尽头是不为人知的黑暗。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姑娘,看着又乖又讨喜,漂亮得跟明星似的,觉得不能够。

    怎么看都是个好孩子,可能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他点点头,正想答应:“行……”

    视线一滑,看见身后她那朋友过来了。

    陈妄走过来,垂眸看了一眼一脸快哭出来了的小姑娘,又扫见她手里紧紧捏着的那皱皱巴巴的几张零钱,明白过来。

    陈妄单手撑着车窗框,俯身垂头往车窗里看进去,薄的黑色T恤随着动作勾勒出他背肌到肩线线条,拉伸出来的弧度流畅,充满野性的力量感。

    “师傅,一共多少钱。”

    他直接开口问,嗓音带着沙质冷感。

    “一百二。”司机说。

    陈妄从裤袋里抽出皮夹子,抽了两张一百的出来,递过去。

    司机师傅笑呵呵的找钱递给他,伸头出来,语气莫名有点八卦的味道:“那还用我再给她拉回去不?”

    陈妄笑笑,直起身:“不用,今儿晚上麻烦您了。”

    “为人民服务。”司机师傅很酷的摆了摆手,又是一脚油门冲出去了,来无影去无踪。

    整个过程里,孟婴宁连半个屁都没来得及放,这会儿才找到空隙说话:“你手机号码多少,我手机修好就把钱转你。”

    陈妄转身要走:“不用。”

    “……多少号,你直接说就行了,我能记住。”孟婴宁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坚持道。

    陈妄步子停住,转身垂头扫了她一眼。

    她抿着嘴唇,仰头看着他。

    在不断变幻的此时呈现出一种蓝色调光线下,小姑娘皮肤被衬得冷白,那蜿蜒着一直浸透到耳根的大片绯红就显得非常明显。

    就不好意思了?

    这脸皮儿也太薄了。

    陈妄扬眉,缓声报了个号码,转身继续往前走。

    孟婴宁垂着头,一边小声嘟哝着重复了几遍一边无意识地跟着他往前走,记住以后余光瞥见前面的人停下脚步,抬起头来。

    两人停在一辆黑色SUV前,孟婴宁不会开车,对车牌子也都没什么研究,陈妄掏出车钥匙,拉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