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章

    不远处一群小孩儿还在如火如荼地争论着谁前女友好看。

    有说自己前女友长得像张曼玉的,还有像莫文蔚的,到最后,竟然还有说像年轻的时候的贾玲蔡明的。

    其中一个没谈过恋爱的觉得他们这话题让人挺整不明白的,他一脸纳闷儿的抬手打断了几方争执,虚心求教道:“不是,这有什么好比的?再好看还不是前女友了吗?人以后还能是你们的咋地?”

    “……”

    小伙子们满脸漠然扭过头来,齐刷刷看着他,然后扑上去把人按着揍了一顿。

    欢声笑语是别人的快乐,另一边儿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陈妄躺在地上从远方的张曼玉沉默到了蔡明。

    半晌,陈妄坐起身来,单手撑着操场地面,视线凝在手机屏幕上,没动。

    他划着屏幕往上拉,看了眼之前的对话内容,又结合语境,得了个结论出来:打错字了。

    所以她是想说的是现金吧。

    陈妄笑了一声,垂眸,懒洋洋点开对话框,挑着眉,慢悠悠地打字。

    -

    孟婴宁此时此刻十分绝望。

    她二十几年顺风顺水,没遇到过什么大的坎坷,原本以为此生唯一一劫是七岁那年遇到陈妄。

    当时万万没想到还有一劫在十年后等着她。

    真的是自从上周末碰见他,她从头到脚每一根头发丝儿都写满了尴尬和倒霉。

    空荡荡的编辑部办公室里,孟婴宁看着自己打出去的那一行字,陷入了深深的恐慌。

    那能献精吗?

    能吗?

    最恐怖的是短信还没法撤回。

    这玩意儿就即将被永远的留下来,万古不朽,百年流芳。

    孟婴宁像是被烫到了一样飞速把手机丢到一边,整个人扑在桌子上,随手拽了个文件夹往脑袋上一盖,头一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低低的呜咽。

    被文件夹挡住的整张脸,包括从脖子到脑瓜门儿全都红了个彻彻底底。

    羞耻归羞耻,短信也不能就这么晾着,她抬手抓掉文件夹,慢吞吞地重新拿起手机,绞尽脑汁地思考这一绝望现状要怎么才能圆回来。

    怎么想好像都只能老老实实地说自己打错了。

    孟婴宁咬着嘴唇,这次学乖了,也不打拼音简写了,小心翼翼地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我刚刚打错——

    正打到一半,手机突然又是“嗡嗡”的两声,孟婴宁一哆嗦,差点又给发送了。

    她赶紧停下动作,目光上移,陈妄回了四个字。

    ——那得加钱

    “……”

    痞里痞气。

    隔着屏幕,孟婴宁都能感受到陈妄打出这句话时的不正经。

    这个人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无论多少年过去了也还是那个德行。

    孟婴宁不想回复他了。

    -

    快乐星期五的早上,编辑部依然一片鸡飞狗跳鸡犬不宁,丝毫没有工作日最后一天的平静祥和。

    孟婴宁一大早就到了,一脸萎靡去茶水间冲了杯黑咖,又从小冰箱里拽了包零食,回到座位上翻出早上在地铁站旁边711买的三明治,哗啦啦撕开包装袋开始啃。

    啃到一半想起来,又放下早餐起身,梦游似的把昨天晚上弄好的照片和资料专访稿放到了会议室桌上,梦游似的飘荡回来。

    坐她旁边的白简看了她一眼,端着咖啡杯划过来,仔细端详着她的黑眼圈:“你昨天晚上歌舞升平去了?”

    孟婴宁咬了口三明治,声音含糊道:“没睡好。”

    “累了吧,你来的时间短,习惯就好,”白简很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