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六章

    孟婴宁这小丫头从小就这样。

    性格看着软绵绵跟谁都好说话,其实又倔又轴,脾气大得很,一般都憋着,一个人委屈巴巴地在角落里缩一会儿,有的时候憋不住真发起火来,那天王老子来了都不管了。

    陆之州说她这是兔子急了还咬人。

    而曾经揪揪呆毛就吓得抱着石板子床哭,说两句话就炸毛的小兔子此时一只手掌心紧密贴着他胸膛,另一只手攀住肩膀,脸颊凑到他脸侧,吐息都是温热的。

    柔软的身体和他虚虚离一点儿,裙子的布料随着动作垂过来,热风滚过,衣料和衣料轻微摩擦。

    气息动作声音都带着天然清甜,像软绒,勾着人。

    这何止是咬人,这是剔骨。

    陈妄垂着眸,目光落在她红透的耳朵上,顺着耳际到脖颈,脸颊的皮肤都是绯红的,也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其它别的原因。

    陈妄盯住,忽然笑了一声。

    他很少笑,更别说笑出声来的那种,一般都是一脸冷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惹老子脑瓜门儿给你崩开瓢”的凶残气场。

    这会儿离着咫尺的距离,男人在她头顶低声一笑,嗓子里溢出来的声音,低缓微哑,带着沉沉的力度,震得孟婴宁耳根发麻,整个人缩了一下,下意识就想后撤。

    孟婴宁一咬牙,愣是忍着没动。

    第一次耍流氓,姿势台词手段全都是参考着电视电影和言情小说里学来的,孟婴宁这会儿也有点拿不准。

    这样到底行不行?

    难道不行?

    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仅没有,还笑了,是挺高兴的意思?

    她这边儿正苦恼着,陈妄忽然又在她耳边低道:“怎么跑这儿来了?”

    他这话题转移得毫无预兆,孟婴宁还停留在跟他互相耍流氓暗自较劲的频道里没回神,扭过头来循着声源仰起脑袋,茫然地:“唔?”

    头一扬,就正对上那张无比清晰的,正面放大的脸。

    陈妄一动不动垂眸看着她,他眼窝很深,小的时候额发一垂,眼睛都匿在阴影里,现在换了发型,整张棱角分明的脸清清楚楚地露出来,看起来更加凌厉。

    他冷着张脸沉默看人的时候整个人都透着股军人的肃整冷冽和侵略性,然而这会儿,又带上了点儿漫不经心的痞气,孟婴宁终于找回了些许男人少年时期的熟悉样子。

    她回过神来,瞬间蹦开后退了两步,手背到身后,又觉得有点刻意,重新缩回来,抓着包包。

    她垂头,撇了下嘴,声音低低的:“关你什么事。”

    陈妄没说话,忽然绕过车头走到驾驶席拉开车门,从车里抽了瓶矿泉水出来,走回来递给她:“润润。”

    孟婴宁才不接,倔道:“我一会儿自己买。”

    她这小傲娇的模样陈妄可太熟悉了,表情不易察觉的无奈:“你闹什么脾气。”

    “……”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是什么愚蠢的直男发言?

    孟婴宁的火儿一股一股往上窜:“谁闹脾气了。”

    陈妄眯眼看着她:“这个天儿,你从影视城门口一路走过来的?”

    他这问题不问还好。

    孟婴宁磨了下牙,抬起头来:“你也知道我是从影视城门口走来的?我以为你没看见我呢。”

    陈妄愣了愣,反应过来她是为什么生气,缓慢勾唇:“看见了。”

    他重复道:“看见了,我以为你去拍戏。”

    “我拍个屁的戏!”孟婴宁觉得他这理由找得真的烂,她气到眼前发黑,脏话都蹦出来了,“我又不是明星!你以为人人都跟你女朋友似的是有背景的大明星呢!”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