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二章

    小姑娘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软乎乎跟个傻白甜似的,其实熟悉以后会发现这小狐狸名字不是白叫的,又灵又皮。

    尤其在场的几个全是从小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熟悉得不行的人,孟婴宁更不设防,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脱口而出,压根就没怎么过脑考虑,也没注意到门里的动静。

    一时皮一时爽,一直皮火葬场。

    孟婴宁开始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有点儿过于飘了。

    嘴比脑快,说出来的瞬间才意识到这话私下跟林静年贫一贫还行,往歪了理解放在现在说好像不是那么的太合适。

    孟婴宁脸一点一点,后知后觉地红了。

    啥玩意儿啊。

    陆之桓今天点的都是些假酒吧。

    孟婴宁又感受到了绝望,逃避似的埋在林静年怀里,心里非常尴尬,并不是很想抬头面对此时这绝美的现状。

    一时间没人说话,半晌,陈妄平缓地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孟婴宁总觉得自己从里面听出了点儿莫名的含义和意味深长。

    她耳朵微微动了动,这下连耳廓都红了,迟疑了下,慢吞吞地抬起头来,继续道:“他没洗手就摸我头发。”

    林静年凭借着对她这么多年的了解瞬间整理了一下事情起始,明白过来。

    这是搞完了事反应过来又开始不好意思了。

    你说你脸皮儿这么薄还非得骚这么一下到底是图个啥?

    孟婴宁抬起头来看了陈妄一眼,瘪着嘴闷闷道:“我刚洗的头,都被蹭脏了。”

    陈妄:“……”

    你还先委屈上了。

    正吃着的还都茫然的往门口看,这会儿陆之桓也过来了,站在门口扒着他哥肩膀,一脸莫名地转过来看向陈妄:“陈妄哥,你摸她头发干啥?”

    “……”

    陈妄漠然转头,看着他:“来。”

    陆之桓二话不说,屁颠颠就跑过去了:“怎么了哥。”

    陈妄抬手,扣住了他的脑袋。

    静止三秒。

    陆之桓一米八,比陈妄还矮了半头,二十五岁大男人,乖巧地一动不动被他按着脑袋,一脸茫然:“陈妄哥,你我摸头发干啥?”

    “想摸,”陈妄拖着声重复,“我就是想摸,明白了?”

    陆之桓摇摇头:“行,明白。”

    林静年翻了个白眼,心道:傻逼。

    陆之州叹了口气,也不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什么这么二。

    唯有二胖,在听到这句“我就是想摸”的时候又是一震。

    他看了一眼陆之州,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二胖迷茫了。

    他站了十几年的州宁CP。

    难道真的站错了?

    几个人在门口闹闹腾腾地折腾了一通,包厢里的人隔着桌子往这边看:“你们干啥呢?还不进来啊。”

    “来了,”陆之州忍着笑回过头去,“他们闹着玩儿呢,马上进来。”

    陆之桓反应过来,招呼着把几个人都弄进去了,孟婴宁跟着林静年后面进去,坐下以后回头,看了一眼门口,门被带上了。

    她后面,陈妄没跟着进来。

    孟婴宁咬着筷子转过头来,扫了一眼面前的餐桌,夹了一块糖醋里脊,继续吃了起来。

    吃到第三块的时候,门被打开,陈妄人回来,在她旁边坐下。

    孟婴宁视线不偏不倚,专注地吃着糖醋里脊,吃完,侧头伸筷子去夹转桌上的一盘小排。

    对面也有人在转,速度有点快,她怕夹不到,连忙伸手过去,还是没来得及,筷子刚伸出去,盘子已经转到她旁边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