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五章

    那时候,十七八岁的少年大概都喜欢这样的女孩儿。

    头发会烫成好看又精致的卷,上学扎起来的时候发梢翘翘,看起来成熟又活泼,她们一定很喜欢笑,笑起来很好看,说起话来语速平缓,声线温柔。美丽大方,却从来不张扬。

    不喜欢什么小女孩儿才会喜欢的粉红色。

    也不玩小学生都不玩了的养宠物的小游戏机。

    孟婴宁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发呆似的两只眼直勾勾盯着不远处那个垃圾桶。

    视线有点儿模糊,她抬起手,又用手背很重地抹了下眼睛,低垂下头。

    真烦人。

    陈妄真烦人。

    她没忍住吸了吸鼻子,转身往家走。

    走到一半,孟婴宁脚步忽然停住了。

    她人蹲在地上,头埋进臂弯里,抱着膝盖蹲了一会儿。

    大院里寂静,旁边谁家和谁谁家的灯亮着,窗大开,隐隐约约能听见一点说话声。

    孟婴宁站起身,扭头走到垃圾桶旁边。

    小游戏机安静躺在一堆半腐烂的青菜叶子里,黑暗里是很深的暗红色,像朵开败了的玫瑰。

    她弯下腰,半颗小脑袋几乎要伸进垃圾桶里,手伸过去,指尖轻轻的,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它。

    孟婴宁收回手,直起身来垂着眼,低声嘟哝:“我才不要这个。”

    孟婴宁转身回家。

    家里客厅的灯开着,孟父孟母今天和朋友出去吃饭,还没回来,她踢掉鞋子,将钥匙放在桌上,扭头拉开电视柜的抽屉。

    老旧的实木做古电视柜,抽屉一拉开,里面有很淡的木头味儿。

    孟婴宁从里面翻翻找找,最后翻出了一个卷发棒,又捣鼓了一堆东西出来,抱着进了卫生间。

    她将怀里的一堆东西放在洗手台上,马桶盖放下,坐在上面细细端详着洗手台上面那一堆破烂儿。

    先拿起了卷发棒。

    孟婴宁犹豫了片刻,站起来走到电源旁边,将卷发棒的电线拉开,插上,回忆了一下孟母是怎么用的。

    她拿着黑色的塑料把手那端,另一只手拽了拽自己的头发,拉掉皮筋,扯了一绺出来,动作缓慢又笨拙地往金属的椭圆形棒身上面缠。

    卷发棒上的金属片慢慢升温,滚烫,孟婴宁别着手,动作别别扭扭地捏着头发,缠到最末端,她想把头发从上边儿摘下来,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指尖结结实实地捏在卷发棒的金属片上。

    烧灼的痛感顿时袭来,孟婴宁手猛地一缩,卷发棒应声而落,清脆一声掉在了洗手间的瓷砖地面上。

    她回过神来,垂眸去看,拇指和食指很迅速的红了,指腹处的皮肤鼓起来,烫出了两个小小的水泡。

    孟婴宁红着眼,轻轻哈出一口气。

    指尖火烧火燎的烫着,像是燃烧着两簇火苗,疼得发颤。

    ……

    “后来那卷发棒不是被摔坏了吗,我还记得孟姨拽着婴宁耳朵在院门口训她,也是奇了,”二胖笑道,“咱们这出了名的死要面子小哭包被当着大家的面儿那么训,那次竟然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掉,孟姨还以为她是不服气,给气得不轻。”

    一下午麻将打到晚上,饿了,一帮人闹哄哄嚷嚷着吃点新鲜的,最后跑到路边摊去撸串子。

    酒足饭饱,开始聊天,基本都是从小到大相熟的人,你家和我家隔扇窗,说起小时候的黑历史来那可是太多了,能滔滔不绝讲上一晚。

    二胖把啤酒瓶往小方桌上一撂,他喝酒上脸,这会儿连眼皮都是红的,嬉皮笑脸凑过来:“狐狸,现在会卷头发了吗?”

    这会儿晚上十一点,孟婴宁有点儿发困,靠在座位里,手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