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番外一

    孟婴宁自从一套照片,又因为一些乌龙原因跟新晋小花撕了一场逼以后一炮而红。

    本身形象气质都无可挑剔,又是莫老师的宠儿,一时间炙手可热,约拍的活儿排到了几个月以后。

    孟婴宁这段时间事儿多,结婚以后陈妄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晚上下班饭后两个人几乎没有别的休闲活动,筷子撂下提溜着人进屋随便往哪儿一扔。

    就开始做。

    最开始的时候孟婴宁其实还是挺乐意做这事儿的,毕竟男人学习能力极强进步飞快,技术简直突飞猛进日益精进,而且跟喜欢的人亲近也让人……非常喜欢。

    但快乐和痛苦有的时候往往只有一步之差。

    一段时间以后,孟婴宁觉得有点儿遭不住。

    某天清晨,孟婴宁使出吃奶得劲儿把晚上折腾到快后半夜第二天早上抱着她往身上一搁还打算再来一次的男人费劲巴拉地踹到地上,揉着酸疼的大腿肌肉在他没来得及爬起来之前又拽着他的枕头对着脑袋劈头盖脸往上一砸,愤怒道:“明天把长安接回来!必须接回来!”

    陈妄也没挡,任由枕头啪叽一下砸在脸上,然后慢悠悠地给拽下来了,挺无辜的:“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孟婴宁两边腮帮子一鼓,看着非常没脾气地发着脾气,“你是不用上班天天在家里呆着,我要去的!我要去上班的!你这也休息够久了,就算是婚假也折了几个来回了。”

    孟婴宁很认真地建议着:“陈妄,你去找个工作吧,或者去你那个俱乐部认认真真地搞一下事业。”

    陈妄翻身上床,人往上一压,扬眉:“嫌我没工作了啊?”

    “我是嫌你太闲了,太闲了脑子里就总想着要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忙点儿你不就没空了?”孟婴宁小声嘟哝着。

    -

    脑子里想着这么个事儿,孟婴宁真就开始认真的为陈妄出谋划策。

    她其实不知道他现在能做点儿什么,读书的时候这人成绩是还挺好的,但他大学读的是军校,好像也没办法做一个技术性人才。

    孟婴宁给他出主意:“不然你去当保镖吧,我们那个写字楼我看前两天好像在招人。”

    陈妄正在看新闻,抬了抬眼皮子:“不是保安么?”

    “哦,对,保安,”孟婴宁美滋滋地说,“我看那套制服也还挺帅的,一身黑,还挺显身材。”

    隔几天,又突发奇想:“要么你去找找有没有什么讨债公司需要打手。”

    挥洒挥洒你一身无处发泄的精力。

    “……”

    孟婴宁暂时没想到特别合适的,倒是林贺然先找上门来。

    两个男人坐在客厅里叽里呱啦了半天,最后林贺然大腿一拍,嚎了一嗓子:“说定了啊!谁反悔谁不是男人。”

    孟婴宁端了盘水果过来:“你们俩说什么呢?”

    陈妄长腿翘着:“你不是嫌我没工作?”

    孟婴宁睁大了眼睛:“我什么时候嫌你没工作,我是觉得你精力太――”

    她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林贺然,到嘴边的话戛然而止,红着脸清了清嗓子,“所以你们俩以后又变成同事了吗?”

    “算是吧。”

    -

    说是同事,其实算是特聘,军警本来就属于不同系统,刑侦和陆军特种方向也完全不一样,想要转职其实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年林贺然也是各种学习考试面试测试一堆才转了刑警队从基层小透明开始干。

    陈妄那会儿本来是要升校,但因为汤严的事儿就这么搁置了,一直到退伍。但十几年几乎每天都是在最前线,对犯罪的和危险的敏锐度又都没话说,不用的话还有点儿浪费。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