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争着当崽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8 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敖家所属的龙一集团官博在凌晨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微博,并@洛氏集团总裁洛生,附言:“呵,阴险小人!”

    这条微博顿时如同一颗小石子落进平静的水面炸开了花儿。

    众所周知,帝都五大家族,其中洛敖两家皆是商界巨豪,其集团名下遍布的产业多种多样,实力强劲,而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这俩集团似乎不太合得来。

    产业互不交集,不存在竞争关系,但这两家从投资到任何商业场合就没搭伙过。

    外界知道的没有圈子里的熟人知道得多,但也能窥得零星蛛丝马迹的八卦,网上传言洛氏集团如今的新任总裁洛生与龙一集团掌权人敖夙不和已久,所以两个集团才如同楚河汉界一样,从不交集。

    圈子里的人见了这些评论忍不住笑,这岂止是不和,简直是水火不容了。

    没见敖夙这个疯子连表面功夫都不屑做直接上公司大号就狂怼一通?

    他们也忍不住琢磨洛生到底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把那疯子惹成这样?

    这问题,半夜被助理叫醒盯着微博发呆的洛生也想问问。

    算算时间,打从回国到现在他只见过敖夙一次,后来敖夙出了车祸,两人再没见过,洛生更谈不上对他干了什么。

    先是故意以收购幼儿园为由针对他,再是收购不成恼羞成怒上官博怼他?

    洛生盯着看了许久,最终决定不理不回,任由他踩,于是倒头就睡。

    这一觉,洛生迷迷糊糊梦到了些什么,那道小小的奶团子身影在迷雾中好似清晰了些,不像以往一样,总看不清听不清,这一次他看清了些,不足他大腿高的孩子,远远地站在另一旁,奶声奶气地偏又理直气壮指着他喊:“要他!”

    声音清脆软糯,一直到醒来洛生还记得那道声音,他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魔怔了,他没结婚没生小孩儿也不喜欢小孩儿怎么会频繁做这样的梦,出现这样的错觉?

    管家苦着脸敲了门,进门一看,自家先生捧着平板躺在病床上手指敲敲打打,英俊的侧脸分外专注。

    他头疼扶额,“您用的是咱公司的官博,您这一怼人,全世界都该知道您跟洛总不和了。”

    他语重心长劝道:“不管私下关系如何,这样总归影响不太好。”

    敖夙素来对人类世界这些微博和网上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也从不玩这个,更没有私人号,会想到在网上黑一把洛生概因偶然间看到的新闻推送,那里显示某某网上公开炮轰谁谁,敖夙便找助理要来公司微博号怼了一通。

    怼完后他神清气爽,一身火苗好歹消失了小半儿,他也不立马退下来而是捧着平板窥屏,见着哪些赞同他的言论便给点点赞,看到维护洛生的,就真身下场送他俩字儿“眼瞎”。

    敖夙这一通骚操作即使是在大半夜凌晨也引起了不少人关注。

    很多人转载龙一集团发的这条微博,并疯狂评论,揣测洛氏集团新上任这位回国高富帅总裁是哪里惹到龙一这位爷?

    龙一集团是家很特殊的企业,它以香水化妆品等高端奢侈品闻名世界,但十年前,它只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华国普通老牌香料化妆品公司,低调朴实到寂寂无名。

    别说闻名世界的奢侈品,便是在华国也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大妈大婶们才会用他们的产品,年轻人很多对这个牌子一无所知。

    传闻敖家祖上调香起家,从清末民国时期流传至今,经历过几经跌落也辉煌过,十年前龙一集团还不叫龙一,叫龙一香料,是最困难的时候。

    敖夙这个身体爸爸经营不善,市场面临转型之际他太过保守以至于被市场淘汰。

    那时龙一化妆品已经卖不出去几件东西,没有经销商找他们拿货,还欠下了很多原料商的货款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