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没有求生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赵屿(上)第(2/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纪大小姐牙尖嘴利,最会往人心上戳刀子。

    赵屿也是个有脾气的人,他平时不与这蠢女人计较,默默做自己的事。

    然而纪大小姐作死无底线,有一回他为了给纪家应酬,喝得醉醺醺的。

    纪恬从对面跑过来,扶住他。

    纪氏企业,像一个得了绝症的耄耋老翁,赵屿为了撑起这个庞大的产业,自己的公司反倒冷落下来。

    纪二小姐柔声喊他屿哥,在他耳边说着什么,赵屿没听清楚。

    他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难受得要命。

    赵屿闭上眼,靠在路灯杆子上。

    纪恬突然踮起脚尖,吻上他喉结。

    赵屿猛地睁开眼,那股恶心的感觉还没来得及泛滥,有人比他动作更快,拉开纪恬,赏了他们一人一巴掌。

    纪恬哭唧唧坐在地上,一脸委屈。

    赵屿捂着脸,也看向眼前的大小姐。

    她先是低头,嘲讽纪恬:“下-贱!你也不用这样,反正这个男人我不喜欢,你大可光明正大和他在一起,最好让爷爷也知道,好解除我的婚约。”

    然后她扬起小脸,高傲地审视他,樱桃唇说出两个字。

    “肮脏。”

    她像只骄傲的小孔雀,高跟鞋后面的蝴蝶振翅欲飞。

    这两个字,简直把他所有的自尊,可笑的心意,全部放在地上踩,赵屿心头又冷又怒,在街头,他第一次强吻了她。

    迫她张嘴,迫她哭着求饶,向他道歉。

    求饶道歉,大小姐怎么也不肯,她炸毛地要打他,赵屿禁锢住她,酒劲和这些年的自嘲上来,他解下领带,反绑了她的手,把大小姐扛回去,抱着她睡了一晚。

    尽管什么都没干。

    代价却是巨大的,本来第二年开春,纪家就要为他们举行婚礼,然而这回,黛宁没有同意嫁给他。

    她用世界上最轻慢的言语,让他沉了脸色。

    纪墨珏也认为他居心叵测,不同意他继续担任纪氏总经理。

    他赵屿,告别故乡凄冷残败的月光,不是来让他们姐弟折辱的。心灰意冷之下,他去了纪家分公司。

    走那天,只有纪恬来送他。

    赵屿没说什么,让她回去。

    赵屿本以为,纪家那只高傲的小孔雀,离了他也死不了。她有足够的聪明劲,尽管没有用在他身上。

    在她眼中,他狡诈,贪婪,手段层出不穷,一双眼,也像是肮脏的冰。

    即便温柔化开,她也不愿伸出脚尖走进来。

    他走了,她果然过得很不错。

    起先半年,赵屿还听人描述她的生活,后来他便不愿听了。

    纪家总公司财务出现很大问题,然而赵屿的手,不可能伸那么远。他并非天神,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他,段时间内也无力回天。

    那一瞬间,他有个非常阴暗的念头。

    她看不起他。

    可如果……纪家不再是她的靠山,她总得来讨好他这个未婚夫。

    赵屿没回去,他等着她来找自己。

    如果她肯说两句软话,他什么都可以考虑一下。

    然而他没等到这个骄傲的姑娘来,等来的,是她的离开。

    赵屿这辈子,做过许许多多后悔的事。

    但后来,他仔细想,却没有后悔入赘纪家。

    尽管那个人,并没有给他多少快乐。

    他将她葬在风光最好的湖畔,春天燕子会来这里筑窝,冬天山坡上会堆满积雪。

    碑上的字,他低眸,一笔一划刻上去。

    从收敛纪黛宁尸骨开始,他始终都很平静,好像只是死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第2/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