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见烈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0 章第(2/7)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心里有数就行,我手机给别人了。”

    街道两旁的灯光不停从视线中掠过,消防车以极快的速度前行,路上遇到其他中队的消防车,红色的车流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秦烈视线掠过李瑞希的微信号,想了想,最终关了手机,把手机扔给范立新打电话。

    消防车停在火场附近,被爆炸波及的人都在脚步不停地往外跑,周围接到消息的群众自发过来帮忙,酒店在路边竖起牌子,免费让无家可回的人入住。

    身穿墨色消防服的秦烈收拾好东西,面色冷沉地往前走,他没有太多情绪,慌乱惧怕这些波动全都不存在,其他队员原本还在怕着,见他脸色跟平常一样冷峻,飘在空中上下浮动的那颗心,莫名落在地上。

    江闯跟在秦烈背后,盯着秦烈的背影,莫名的,他也不害怕了。

    他当消防员的时间不长,进来后因为体力不达标,被虐得够呛,整天唉声叹气,想回家,是队长给他的斗志,让他坚持到今天,这一年多以来,他经过各种磨练,看惯了各样的火,也习惯了秦烈高强度的训练,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坚持,拿着不高的工资,用命在拼,但此刻他忽然明白,也许一直以来他都是个容易摇摆的人,只是有个人在前面,用坚定的背影为他告诉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喂!你怕不怕?”小潘背着水带凑过来。

    江闯挑挑眉,学秦烈的语气,“怕什么怕?又不是没见过火,不过是大一些而已,也不吓人。”

    小潘瘪瘪嘴,“老子还想活着回去打游戏呢。”

    “那行吧,这次要是能活着回去,你教我打游戏?咱们今天是看不到李小姐的直播了。”=

    暗黑的街道上,穿着墨色消防服的男人逆行而来,他眸色深沉,与这夜色一般,男人身上的反光条在特定的角度下,发出微弱却不容忽视的光亮。

    黑色轿车停在事发现场附近。

    戴眼镜的秘书莫名喉头滚动,朝后座的男人恭敬道:“秦总,看到秦烈了。”

    秦文斌顺着秘书的视线看到逆行来的男人,他其实在背地里偷偷看过秦烈很多次,却一次也没有靠近过,儿子更高了更壮了,能独当一面,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可他那颗心也更坚硬,硬到能随时割舍掉不需要的感情,对他也学会了视若无睹。

    他年轻时忙于工作,总忽视对孩子的教育,那时候妻子带孩子带得多,后来他老了有时间了,却开始被孩子忽视。

    当然他和秦烈的主要矛盾并不是那些。

    这个儿子是在恨他摘了妻子的呼吸机,恨他背叛了妻子。

    不,或许还要更早一些,这个儿子恨他当年没有救那个消防员。

    秦文斌慌忙从绿化带上穿过去,快步跑到秦烈面前,一把抓住了他。

    黑暗把情绪放大,人们那些不为人知的情绪,似乎只有在这样沉的夜里才说得出口,快十年了,父子俩明明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有同样的朋友圈,却第一次四目相对,秦文斌双眼猩红,朝他喊道:“你不能进去!”

    秦烈面无表情,依旧是那副样子,他肌肉用力,挣脱了秦文斌的钳制,冷硬的视线从秦文斌身上掠过,不作任何停留。

    秦文斌冲到他面前,吼道:“我说话你听见没有?你不能进去!我刚从里面出来!这火太大了!根本灭不掉!”

    秦烈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扛着水带往前走。

    秦文斌青筋暴出,气得再次抓住他,“秦烈!你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命!你妈生你的时候难产,生了好久才把你生出来,你就是这样报答她的?这火不是人能灭掉的,你进去就是送死!我不可能让你进去!”

    黑夜下,秦烈黑沉的眼眸不见丝毫涟漪,吐出口的话却似割人

    -->>(第2/7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