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程海东在兰菏家一直聊到晚上,兰菏才起身,送他下楼。

    “哎对了,我跟你说,上回见脏东西后,回来我就上庙里请了道平安符,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晚上睡得都安稳很多了。”程海东说着,还把符露了出来给他看。

    兰菏说:“是吗?那不错。”

    程海东碎碎念:“你别老敷衍我啊,你怎么就不信呢。”

    兰菏说:“我也不是不信,就是觉得你别老整天想,越想精神越不好。而且你可以去觉慧寺,比较出名。既然都是买,不如买老字号的,更安心。”

    他原来也只听说觉慧寺名气大,但有了之前的经历,知道觉慧寺在阴差那里也挂了名,那可以推荐给程海东了。

    程海东一想:“也是,回头我去觉慧寺。”

    到了楼下,程海东让他别送了。

    “开车小心点儿。”兰菏站在楼门口嘱咐了两句,准备回去时,应韶也回来了。

    应韶还带着两个师兄弟,手里或拎或抱着香烛祭品。

    兰菏的目光在他们的烧鸡上流连了一下,见应韶也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都是骗子吗?”

    应韶:“……是。”

    师弟们:“……”

    什么啊!

    ……

    一进门,应韶的师弟们就抱怨道:“这什么世道啊,还要自称骗子。”

    应韶冷静地道:“那你们希望我怎么说,告诉不信邪的邻居我们是蛊师?但他不一定知道蛊师,那说我们是一种‘家户型宗教服务供给者’?”

    师弟:“…………”

    家,家什么?

    妈的,念过大学就是不一样,每次都吵不过应韶师兄,连他说的啥都只半懂。

    应韶一声招呼,三人开始摆设祭品,“师兄,最近京城好像越来越乱了,师父说的,能出人头地的机会就是现在吗?”

    “我倒想啊,但是京城能人辈出,连师父也不一定能……哎,还是把生活费赚够了再说吧。”应韶仔细查看无误后,把带领师弟们一起唱《焚香曲》,另外也准备录视频,这是要给雇主看。

    为了挣钱,这年头大家的业务范围都越来越广了,搁以前,养蛊鬼哪管什么安魂啊——他们接的这活儿是安抚亡人的灵魂,传达后人的话,希望雇主的先人过得好好的,也庇佑子孙。

    三百块一场的活儿,都是干习惯了的。

    应韶开口就唱:“一炷清香到八方,城隍鬼差来引路——”

    咒语这玩意儿,就是不管灵不灵,听起来反正特别厉害,动不动让鬼差领路,神仙给自己干活儿。

    应韶这才唱了一句,就觉得心口的金蚕蛊有些躁动,似乎预兆着什么,随即屋内阴风大动。

    “嗯?”

    师弟张望了起来,神色紧张,窗户都没开,哪来的小凉风。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穿墙而过,头顶是高高的帽子,上写“来都来了”,大半张脸都被面具遮住,手腕上绕着锁链,腰间插着扇子,正是阴间无常打扮,开口便是:“哪个喊鬼差?”

    三人:“…………”

    都傻了,他们怎么……还真把阴差招来了?!

    就是吹吹牛,以前从来没招来过啊,阴差怎么可能每天闲着没事,尽应答他们这些业界小透明的活动。

    而且只唱了一句而已啊!这什么水平,别说师父了,就是师父的师父也做不到吧!

    只见那位无常很自来熟地走向他们的供桌,吃起了烧鸡。因为应韶有点穷,这烧鸡其实还只有半边。他一边吃一边说:“什么事要帮忙?捎信给亡魂吗?”

    “是、是……劳驾您了……”应韶这时还未联想起自己之前的遭遇,只觉得不可思议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