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新入职的,路不熟,你给我指一下!”兰菏看那鬼傻了一样,催促道。

    野鬼都傻了,心想就是路再不熟,难道你还没死过吗……

    他瞥见对方头上的帽子和脸上的面罩,想起最近阴间风传京城地界多了位“来大老爷”执勤,脾气有些古怪,怕不就是眼前这位吧,也不敢多问了,省得惹麻烦。

    “这,这……我也不配上黄泉路,只知道约莫是城隍庙出去,走三步半。”

    兰菏问:“三步半?往哪个方向走三步半?”

    野鬼迷茫地道:“就是阴曹地府的方向呀。”

    他一副也说不清的样子,毕竟自己也没去过。甚至渐渐怀疑兰菏的身份,脖子越伸越长,露出一种想看兰菏证件的表情。

    “看什么,我路痴。”兰菏声音一高,对方立刻缩回脖子,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了。

    不管了,先去城隍庙,这地方兰菏却是知道在哪里的,和阳间对应。他勾着老鬼,往城隍庙急赶。

    庙门口还蹲着一些闲散的城隍庙冥吏,这些也算是兰菏的同事,不过他们是地方上的,通常是收编本地的鬼魂。兰菏则直属泰山阴司。

    兰菏知道阴差做事懒散,也不敢把老鬼托付给他们,“劳驾问一下,是从这里上黄泉路吗——我是东岳阴司新来的,路还不熟。”

    阴差们愣愣点头,心说可够新鲜,头回同行问总部在哪,新得够糊涂的。但还是下意识指了指某个方向,只是,每个阴差指的方向竟然都不一样。

    按理来说,无常上黄泉路,无需其他人、鬼那样麻烦吧……

    兰菏见他们指的方向不一样,若有所思,一拉老鬼,随便朝一个方向走了过去:“随我赴九泉去!”

    他一步踏出去,眼前就一暗,再快走两步,四周的环境开始影影绰绰,扭曲模糊,最后一步右脚刚提起来,四周就变了,低头一看,左脚已经踩在一条黄土路上了。

    说是黄土,不如说是黄泥,一直渗出泥水,崎岖坎坷,实在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黄泉路长而幽深,路上鬼影重重,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行进。他们有些手里还牵着牛马,大约是家人烧给他们的纸扎,有些大约犯了事,还被押解着。

    兰菏拽着老鬼一路狂奔,一边跑一边喊:“严三哥!严三哥!”

    黄泉路原是一丝声音也没有的,兰菏的喊声格外突出,那些苍白的鬼影都回头,木讷地望过来。其中有些是同行,亦是一脸青白,偶见两个还伸出手朝前指了指,像是指示他严三还在前头。

    “多谢!”兰菏胡乱一拱手,也顾不得那么多,往前冲。

    地府的时间比起人间要漫长,在拉长的时光中,兰菏也不知跑了多久,才在一座大城前将将追上了严三。

    城墙高高,大门上篆字刻着“幽都”,正是地下幽冥,阴间都府,门口有两名青衣鬼吏把守,游魂陆续进城。

    严三正在和其中一个青衣鬼吏说话,还分了他一些钱,仍是满身酒气,似乎还毫无察觉自己丢了一个鬼。

    “严三哥。”兰菏从后面拍了一下严三的肩膀,严三迟钝得很,一时都没回头。

    兰菏把严三拉到一边,小声道,“你落下了一个鬼啊。”

    “小来?”严三揉揉眼,慢了半拍才消化兰菏的话,酒都吓醒了,拿起自己的勾魂索一看,发现末端不知什么时候破了,喃喃道,“不妙不妙,勾魂索也破了,再有一刻钟复命,这下要挨批了。”

    他看着兰菏勾的老鬼,气笑了,“好啊,我就说你怎么殷勤得很,你在酒里做了什么手脚,还敢挑破勾魂索?”

    实话说,那老鬼之前被兰菏一拳打得半晕,路上又拽着飞飘,现在还不是特别清醒,和严三对视两眼,轻蔑地笑了笑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