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第(2/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呵呵!”

    严三大怒:“你还敢傻笑!”

    老鬼:“??”

    他怨恨地看向兰菏,都是兰菏把他打晕了,导致他笑起来都不受控制!

    兰菏举了举拳头,看对方怂了,对严三道:“先别忙着教训他……我试试。”

    他也不太确定,从自己手上把柳醇阳送的那条五色绳摘下来,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搓了几下,裹在上头,用笔涂黑了,然后续在严三的勾魂索后。

    如此修修补补,一霎间看起来又是完好的了。

    严三又惊又喜,拎了起来:“这也能做?”

    他惊诧地看着兰菏,这不止是印钞机,还是个兵工厂啊!

    他忍不住问了:“你想不想跳槽?不对,应该说调到都府来,东岳阴司名唤阴司,说白了也就是十殿之一,发展怎及都府好。”

    没想到严三哥和老白也只是表面兄弟,还私下挖角……

    可是兰菏连本职都不大想做,何况是跳槽。

    兰菏嘿嘿一笑,“您这样,不厚道吧?”

    严三一点也不羞愧,“公是公,私是私。”

    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吗?兰菏无视道:“这纸是我找阳间警察借的,应该可以抵用一阵。也是第一次做这玩意儿,你先复命再说吧。”

    严三大喜,“好,好,小来今日可救了我一遭,否则判官指不定怎么罚我。”

    兰菏犹豫道:“三哥还是要注意一些才是,否则能被灌一次酒,酒能被灌两次。”

    但不是次次都遇到他这样的好心人啊。

    “是……记住了记住了,”严三羞羞一笑,把那逃脱的老鬼栓在了自己新续的绳索上,一抹脸,“大恩不言谢,回头找你喝酒!”

    “去吧。”兰菏也松了口气,目送他进城。

    严三的身影没入了鬼影之中,兰菏回身,却觉得衣角被绊住了。

    他低头一看……好嘛,阴间瘸腿的纸驴应该不多。

    “你怎么在这儿?”兰菏还挺惊讶的,立刻抬起头来张望,既然小瘸驴在,那他——

    无数鬼影重叠间,只见一个高大的黑衣男子站在城内,与进城的鬼魂相逆而行,格外显眼,他也正巧看了过来,遥遥四目相对。

    真的是他?

    兰菏没想到在这儿也能再遇见宋浮檀,前两次还是离魂,这次怎么这样倒霉,被弄到幽都来了,这次不会真的死了吧。

    兰菏牵着小瘸驴进了城门,到了近前,还未开口,宋浮檀盯着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死。”

    兰菏:“……”

    “哈哈哈。”兰菏笑出来了,“我们都第三次见面了,怎么每次我都想问你,你死了吗?”

    宋浮檀看着他,也有些无奈……

    说来,自上次他们见面后,已过去近两个月,从春天到了夏天。乍然再见,他一下好像活了过来——可事实是,目前正处于死的边缘。

    “说吧,这次怎么到幽都来了。这里离死可真的只有半步之遥了。”兰菏问道。

    宋浮檀也不是第一个来这里的活人,有些生魂被勾错了,也会来到此处,无常做事也没有百分百正确的。

    有的好运遇上城隍、判官之类,迅速理清误会,还能及时回去,也就活过来了。运气差一些,走程序来不及,那就惨了,只能去枉死城,毕竟魂魄离体太久,回天乏术。

    “着了道。”宋浮檀简单解释了几句。

    群鬼环伺对他来说都是常事了,只是这一次遇着了格外奸猾的妖邪,虽迷惑不了他,也动不了他,却设法偷偷把他系在鬼差的勾魂索后头,一路竟给拉到黄泉了。

    宋浮檀挣脱不得,但好在小瘸驴一路拽着他,又去鬼差面前蹦跶

    -->>(第2/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