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青衣鬼吏被兰菏气得七窍生烟,怒道:“谁要你援建了,谁要你!”

    围观的鬼窃窃私益,全都在看笑话。他又把脸拉长——是真的拉到了胸口,骂道:“看什么看,你们看什么看!再看都叉去枉死城!”

    鬼影呼啦一下就散了,不敢再围观这热闹。但兰菏这号无常,算是被他们给记住了。

    兰菏若无其事地慢吞吞道:“是你先说我不配上路,怎么,开不起玩笑啊?”

    青衣鬼吏:“……”

    兰菏就是故意的,“说笑几句,不要介意,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大家系统不同,青衣鬼吏拿他也没办法,要告状说不定自己还挨骂——其实他要真叫了上司来,反而解决了兰菏的问题,宋浮檀不就愁找不到地府官员来证明他是生魂。

    只见青衣鬼吏哼了一声,阴恻恻看兰菏一眼,背过身去不说话了。

    那贪财的鬼吏左右看看,笑着打圆场:“几句戏言,都不必往心里去。兄弟你消消气……”

    青衣鬼吏还未哼唧出声,他又对兰菏道:“爸爸也请回吧。”

    青衣鬼吏:“…………”

    他扭头怒视同事,心知这家伙必是故意的。

    兰菏忍俊不禁,这个鬼吏倒是很有立场——管你是地府的还是阴司的,只要给了钱就能做我爸爸,他一拱手,“那就多谢了!”

    ……

    兰菏和宋浮檀一起牵着驴,踏上了泥泞的漫漫黄泉路。

    “所以……你办公的地点并不在这里?”宋浮檀虽然离魂多次,却不是死过很多次,因此也并不了解阴曹地府和东岳阴司之间的关系。

    “在东岳阴司啊,”虽然兰菏也没去过东岳阴司,“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见宋浮檀摇头,兰菏又道,“但你应该知道各地城隍庙和阴曹地府的关系吧?”

    宋浮檀点头:“地方政府和中央。”

    每个城市都有阴间政府,也就是城隍庙。城隍庙也会分品级,有县城隍,有州城隍,有府城隍,大致对应阳间的县、市、省。阴曹地府是总部,所在的幽都,就是阴间首都啦。

    兰菏:“那东岳阴司就算是上一任当权者啦,属于道教系统。这一任阴曹地府是佛教背景,势力庞大后,把东岳阴司给收编合并了,成为阴间十殿中的一殿。因为还未能完全融合,我们也仍喜欢自称旧名:东岳阴司。硬要说,其实应该是‘第七殿’了,七殿之主是现在的泰山王,从前的泰山府君。

    “你看,因为历史遗留问题,现在凡有信仰的,还是道教徒去东岳,佛教徒归地府,以后你要是死了,应该也不会去我们东岳阴司……”

    宋浮檀:“……”

    又说到死上头了,突然之间有点哭笑不得,又有些失落。

    兰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一指前头:“哎你看那里是什么。”

    来时路和去时路截然不同,来时鬼影重叠,无数幽魂徘徊其上,而离开的路却如此空旷。空旷到兰菏一眼就看见,路旁居然有家店面。

    “黄泉无客舍,今夜宿谁家?”

    黄泉路上应是没有旅店的,但不知道怎么居然有饭店,难道是专门为鬼差开设的吗?

    宋浮檀心想,看来他很少来地府,对路也不是特别熟的样子。

    那饭店看起来和阳间的一般无二,门口有蒸笼,还有菜板,老板正在剁肉馅,见他们来就吆喝道:“刚出炉的肉包子了,舍肉包子!”

    意思就是免费的。

    老板对着二人一笑:“要肉包子么?刚蒸的肉包子。”

    老板笑得一脸真诚,宋浮檀和兰菏却不敢接那馒头。

    吃了阴间的食物,不至于回不去,但是,很快又会来了——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