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五章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北园外。

    里头一度传来的儿歌声,令路人不寒而栗,不少人还驻足拍起了视频,发到朋友圈。

    “北园被关后传来儿歌声!夜半歌声,也太恐怖了吧!幸好我昨儿才去上香求符,继续大胆围观。”

    其实还不到夜半,但这么说更耸人听闻,天也确实黑了。

    【???这北园吗,搞啥,好诡异】

    【快跑!!】

    【哥你不怕的吗?我特么光是看视频都腿软了】

    【这些人是干嘛的,挡在那边,怕不是真挖出宝藏了,不是说崇祯皇帝有笔宝藏埋在某处,传言在煤山,但可能是幌子,其实在这儿?】

    【京城最近是怎么了ORZ真的是风水出问题了吗?我也想去烧香了。】

    而且歌声停下来之后,里头更传来了巨大的水花声,音箱中也传出了刺耳的电流声。

    “擦擦擦,我鸡皮疙瘩起来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卧槽,到底是什么啊?”有人还想扒拉挡板去看,被把守的便衣军官给拦了下来,显得愈发神秘了。

    虽说后来,公园给出理由,是在半夜调试机械、放水,但解释不了那么些人守在外面的行为,仍是许多人怀疑,有关北园的传说甚嚣尘上。

    看守的长官都有点担忧起来,好大的动静,里头到底是什么,那么难制服,能顺利吗?

    ……

    而此时的北园内。

    一条巨大的黑蛇正在海中狂舞,掀起的波涛足足有几米高,拍打在岸边,比常月圆闹出来的动静大多了,只听他发出嘶吼:“大胆无常,竟然辱我至此!!”

    可恨!他之前都默认了柳四这个称呼,就连柳五的称呼,也险些在大家喊老五(依萍,白门老五)时应了,幸好他忍住了!

    老白狼狈地逃命,一个翻滚躲开蛇尾,“你怎么开不起玩笑啊。”

    兰菏:“……”

    ……老白到底会不会说人话?怎么做到的那么阴阳怪气入骨?

    大黑蛇听到这话果然更加狂怒,扑了上去。

    “算了,让他打一会儿吧,老白值得。”兰菏站在岸边,怀里抱着一把便利店搬来的巨大遮阳伞,其他人、仙家也都躲在伞下,落下来的水悉数被阻拦。

    大家一同在伞下遥看海内。

    柳十三的动态视力绝佳,一尾巴缠住了老白。

    老白慌了:“妈的,那你想怎么样,报复回来?做兰菏的爸爸?”

    兰菏:“……”

    大黑蛇愣了愣,觉得逻辑听起来是对的,但是……他怎么做得了兰菏的爸爸?!

    那难道就这么忍了吗?

    看着老白那有些得意的死人脸,柳十三恼羞成怒地把老白往地上拍,辨不清打就是了:“去死吧!!!”

    老白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被摔打在地上,和举着伞的兰菏对视了一眼:“救……”

    还未说完又被蛇尾拖走了。

    柳十三也打了几圈了,老白的意思大约是救命吧,兰菏出来劝架:“别打了别打了,反正他下次还敢。”

    老白:“……”

    柳十三恨恨道:“拉我一起当儿子也就罢了,还叫我做老幺。”

    老白想说不,那不是有条新的老幺么,但这会儿不太适合继续挑衅。

    常月圆甚至有点美滋滋,本来觉得自己今天被打得最惨……

    兰菏不解地道:“等下,你气的到底是当了儿子,还是没当到大儿子?”

    柳十三:“……你说呢!!”

    兰菏:“那都是他们说的,只要你自己内心不认可,那就没事了。你们柳门修练,不都是修持定力吗?”

    对喔,这样暴打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