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六章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兰菏还以为她要干嘛,表情那么凶,心里一惊差点喊出再打一遍――他之前一直就怀疑常月圆扮猪吃老虎――结果瓷砖都跪碎了两块就这?想认爹?

    常月圆也是听到了老白喊父亲,料想要去他家,必要认爹的。她本来就被打过,可以强硬但要心动服软也很容易,试问哪个仙家闻到兰菏做的香能不心动。

    可惜兰菏只是僵硬地道:“你别……你起来。”

    他把常月圆给拽起来了。

    胡七十九悠悠道:“看人家多懂事。”

    柳十三:“……”

    他看了胡七十九一眼,总觉得狐狸意有所指,脚下一用力,那瓷砖也碎了,威胁地看着胡七十九。

    兰菏回头一看,感觉有点眩晕,还未说什么,刚被扶起来的常月圆嘭一下又跪了,“你不答应我是不会起来的!”

    兰菏:“…………”

    “你走开,我养不起你这样的女儿。”兰菏虚弱地坐到了沙发上,看了还一脸理所当然的常月圆和柳十三一眼,哀叹道,“一个都够惨了,对柳,真的要不起!”

    胡七十九狂笑。

    宋浮檀也忍笑摸了摸他的头,“瓷砖买来,让他们自己贴就是了。”

    兰菏无语,等他退圈了怕是可以开个家政维修公司,什么通下水道的贴瓷砖的都有。

    常月圆还想强行认爹,被镇压了,极不服气地缩在洗手池里,“男人,迟早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抚养我的!”

    兰菏:“……”

    ……什么乱七八糟的!

    第二天开始,兰菏就带着家仙们开始走访了,统计、收集这两年来京城发生的灵异事件。恰好在年底的时候,各个寺庙道观也在算账,因为镇物的事,大家这两年香火都创了新高啊。

    兰菏去东岳庙的时候,原是走访完,顺便想找江河道长聊一下,就在江河道长房里看到一张有点熟悉的脸。

    他回忆了一下,不就是那天在北海救出来的魂魄之一,虽然不认识这位阿姨的脸,但听说是个大佬,否则也不会请动早不出山的不动法师。

    而且,这阿姨不是独自来的,她旁边还有个男子在倒茶,这张脸兰菏就记得,京城的新闻看到过,分明是京城的市长。

    市长看上去对阿姨很尊重的样子,还说道:“道长,那天我打外头回来,车去加油,我走开抽烟,在路边遇到一人,穿着古装,我就好笑地和他聊了两句,说到职业时。我问你在什么地方工作,他说,应当是市政府。我就笑着说我也是,那你入职多久了,是什么部门。他说他是市长。我嘿了一声,这不巧了,我也是市长。我原本以为他有些痴傻,结果他说,你治理阳世,我督管阴间,阴阳分治,咱们能遇到也是缘分,送你三日好梦。然后我一下醒了,发现自己分明坐在车里。后来回去,果然接连做了三天好梦!

    “江河道长,此梦作何解?这位阴间市长,是个什么,我来东岳庙拜的到吗?”

    这位以前是从来不信鬼神的,所以对此也不甚了解,江河道长听了道:“您遇到的怕是城隍老爷。京城市长,自然对应的都城隍庙,这城隍就是一城之神,但在东岳庙拜不对,自有都城隍庙。都城隍庙整个华夏历史上只有四座,现役的自然是京城这座都城隍庙,前两年修缮过重新开放。”

    阿姨感兴趣地道:“这倒是妙事一桩,还能得好梦?那这都城隍庙,咱们也加在行程中。”她是把京城的庙宇都走了个遍,因自己落了一次魂,一时尤为热情。

    嗯,兰菏记得他在《鬼趣》的同事萧与骞,因为做了好事,也得了几天美梦,看来市长是真有这经历,果然有趣,阳世的市长遇到那位阴间市长安大人了。

    这时候江河道长也看到了兰菏,连忙向客人说了声抱歉,走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