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错撩》

    文/翘摇

    第一章

    江城,深秋,下午五点半。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被云层遮住了,阳光被困在浑厚的云里,挣扎着透出几丝残光。

    郑书意在桌子上趴了半天,额头的冷汗一阵阵地往外冒。

    清脆的手机响铃在机械而密集的键盘声里格外醒神,把郑书意的意识从一片混沌中拉出来。

    “您好,请问你是《财经周刊》的郑书意郑记者吗?”

    郑书意趴在桌上接电话,强撑着精神说话:“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铭豫银行总裁办的助理陈盛,一个月前,贵刊和时宴时总预约了一个采访,原定日期是明天,您还记得吗?”

    郑书意瞬间清醒,并且下意识直起了背。

    这件事她当然记得。

    时宴这个名字,这一年来她听了太多次。

    一开始大家知道他,是因为其以铭豫集团时文光之子的身份骤然出现在金融界。

    自欧洲学成归来,既接手铭豫集团旗下私人商业银行铭豫银行。

    这在当时的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这个银行的经营状态已经岌岌可危,甚至有金融评论家一改严肃措辞,认为这是时文光拿半废不废的子公司给儿子玩儿票。

    然而时宴入主铭豫银行后,锐力解决该行过分依赖存贷业务、风险凸显等问题,剑指风险管理与控制机制,当年实现盈利,后两年乘胜追击,目前的经营状况已经超过了当年最鼎盛时期。

    时年27的时宴引起了整个金融界的关注,各种荣誉纷至沓来,采访邀约自然也打爆了铭豫银行总裁办热线。

    但至今,关于时宴的采访报道依然少得可怜。

    即便是最主流的媒体,也很难拿到采访机会,能得到其只言片语,都足以刊登到最抢眼的版面。

    而这一次,这是杂志社的总编费了好大力气走通各方关系才预约到的采访。

    当主编把这个任务交给郑书意时,整个杂志社无不艳羡。

    “时宴”这个名字能在媒体吸引多少眼球,也就代表采访他的记者能获得多少关注。

    可是现在这个电话,让郑书意的心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是有变动吗?”

    “是这样。”陈盛说,“原定明早九点的采访,但由于时总个人工作原因,明天的时间空不出来。”

    郑书意:“那之后……”

    “之后几天或许也一时挤不出时间。”陈盛道,“所以如果您这边方便的话,采访时间推迟到一周后能接受吗?”

    不能。

    财经专访讲究一个时效性,等一周后采访,出了稿子返回核对再刊登,黄花菜都凉了。

    “一周后真的不行,您看看能不能挤出点时间?电话采访也可以的!”

    陈盛:“这个恐怕真的不行,具体的工作我不能跟你透露,但确实最快也要一周后才能空出时间。”

    “那今晚呢!”郑书意急吼吼地问,“今晚有空吗?就三个小时,要不两个小时也行的。”

    没等陈盛回答,郑书意咬了咬牙,又说:“一个小时也行!您就通融通融嘛。”

    她为这次采访准备了近一个月,把时宴手里的公开金融动态吃得透透的,就指望着今年拿这篇稿子挣功名呢。

    陈盛沉默片刻后,放低声音,说道:“今晚时总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宴会,或许,我只是说或许,中途可能抽出时间,您看……”

    “我来等!”郑书意二话不说答应下来,“您给我地址,我可以过来等。”

    挂电话前,陈盛再次强调:“郑小姐,我可以给您安排一个地方,但是我不能确保时总会有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