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五章

    郑书意承认,她坐上来的时候刻意凹了姿势,管理了表情,甚至连双腿怎么放最好看都不动声色地调整过。

    她不知道时宴眼睛多少度,能不能发现她的内在美,所以外在美总要明明白白摆在他面前。

    但这会儿车窗开着,这快要入冬了的冷风就跟不要钱似的拼命往车里灌。

    郑书意什么心思都没了,不动声色地收了腿,裹紧了大衣,拿出录音笔,清了清嗓子,说道:“时总,那我现在开录音笔了?”

    时宴靠在背椅上,闭着眼,嘴都没长一下,“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郑书意的话。

    怕不是下一秒就要睡着。

    我看起来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郑书意心里骂骂咧咧,嘴上乖乖巧巧,“我会全程录音,终稿出来后会专门跟您核对。”

    说完,时宴没应声,依然保持着闭目养神的模样。

    郑书意翻出了提纲本。

    “本次访谈主题主要围绕亚洲货币合作中人民币发挥的支柱货币作用,以及人民币在东亚地区扮演的角色问题。首先想请您谈一谈,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作为大型商业银行,你认为需要做足哪些准备?”

    听郑书意说完,时宴侧过头,下巴压着,轻飘飘地看了郑书意一眼。

    郑书意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好也看回去。

    没想到时宴却没移开眼神,这一对视上,她也不知道摆什么表情了,只好眨巴眨巴眼睛。

    抛开其他因素,她对这次工作准备已久,有多大的期待自然也就有多大的忐忑。

    片刻后,时宴不知想到了什么,几不可闻地鼻腔里轻嗤一声,随即收回视线。

    郑书意:?

    如果不是我对你别有用心,我今天非得让你说道说道你这个微表情是什么意思。

    在郑书意腹诽时,时宴抬手松了松领结,然后开始回答郑书意的问题。

    他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郑书意还没回过神,怔了一下,立刻低头开始记录。

    时宴说的话逻辑性很强,环环相扣,一句句地答下来,字虽然不多,信息量却很饱满,郑书意不敢漏掉一句,认认真真地听着。

    汽车一直飞速前行着,上了山路,进了隧道,绕了立交,郑书意从没抬头注意过窗外的变化。

    她一个个话题抛出来,几乎没有空闲时间去想这辆车会开往何处。

    等她把提纲里的内容问完,录音笔显示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五十六分钟。

    要接上他的思路其实很困难,对注意力的要求几乎达到考试水准,期间还要去分析他说的话以至于自己不会问出重复的问题来惹他笑话,所以郑书意记录完最后的要点时,手心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郑书意她抬起头,看了时宴一眼,见对方表情平和,倒是没有她这么紧张。

    她的目光渐渐停留在他的眼睛上。

    从侧面看,镜片为他的睫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看不出情绪,却很难移开视线。

    “问完了吗?”时宴突然扭头看着她。

    郑书意骤然收回视线:“看完了。”

    下一秒。

    郑书意:“……”

    本就静谧的车内似乎更安静了。

    她合上笔盖,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垂着脸翻了翻记录本,试图掩盖自己偷看他被抓包的尴尬。

    片刻的沉默后,郑书意开始有些忐忑,悄悄抬眼去看时宴。

    正好对上了时宴的目光。

    他慢慢坐直了上半身,抬手整理自己的领带,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晦暗不明。

    车在这个时候缓缓停了下来。

    郑书意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