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章

    其实郑书意前脚离开卫生间,许雨灵后脚便跟了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朝金融组办公区走回去,只隔了不到三米的距离。

    若是平日里,同一个组的人一前一后走出来,不说手挽手这么亲密,也是要肩并肩聊两句的。

    但那时两人像陌生人一般,一个眉梢带喜,一个面如土色,不言自明的八卦气息漫无声息地从她们周身弥漫开来。

    郑书意在四周同事或明显或不明显的打量目光中,淡定地看了看手机,随后起身朝唐亦办公室走去。

    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唐亦不用费心思处理她最讨厌的下属纷争,早上因为收到许雨灵稿子的那股烦躁纠结已经烟消云散,这会儿懒散地坐在转椅上,转着手头的笔,笑盈盈地看着面前坐的郑书意。

    “这事儿许雨灵做得确实不厚道,我刚刚也警告过她了,给她记上一笔,绩效和年终评定都搁在后面了,以后我肯定会杜绝这种情况的。”

    她看见郑书意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又说,“都是一个组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可能因为这事儿开除她是吧?”

    在唐亦手底下工作这些年,郑书意早就知道她处理这些事情就是和稀泥的态度,也不期望她雷厉风行给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了。

    只是这差点被人算计的哑巴亏,即便最后没有吃下去,那点不忿还是难以自我消散。

    郑书意低头看指甲不说话。

    从唐亦的视角看过去,郑书意垂着眼睛,卷翘的睫毛盖住了她的眼神,只是微嘟的嘴唇还是显露了她的不满。

    唐亦突然就有些无奈,她一个女人都受不了郑书意露出这种表情,带了点天然的娇憨,像撒娇,又像闹情绪,让人无法狠心拒绝。

    她思绪一发散,又联想到郑书意那个前男友。

    到底是看上了怎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才会舍得不要这么个美人?

    还是说男人的劣根性就这么根深蒂固?

    办公室里出现一阵不对频的沉默。

    唐亦深深陷入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哲学问题,直到软件上来了个会邀提醒,她才回过神,一边看消息,一边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不好?她的稿子也废了,你这边呢肯定是今年Q4重点栏目版面的。”

    郑书意懒懒地“嗯”了一声,站起来时,又听见唐亦哄她:“这倒不是补偿你,而是你的内容含金量确实比她高很多。同样的采访对象,差不多的提纲,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哦。”郑书意挑了挑眉,眼里染上了几分得意,“那没办法,我比较讨时宴喜欢嘛。”

    “行了。”唐亦在整理会议资料的间隙瞥了她一眼。

    她那一眼,似乎是在说“你喝了假酒吗在说写什么异想天开的话?”

    “知道你在深度挖掘这一方面是我们组最强的,你倒也不必谦虚。”

    郑书意:“……”

    倒也没有谦虚。

    我怎么就不能是一个靠脸吃饭的人了?

    -

    “主编怎么说啊?”

    下午金融中心有一个高峰论坛,公司安排郑书意和孔楠一起过去,路上,两人的话题自然围绕着许雨灵的事儿。

    孔楠看郑书意脸色不错,知道这事儿她应该没有吃亏,“应该给了处理吧?”

    “能有什么处理?”郑书意拿着小镜子补妆,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唐主编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难不成还能让许雨灵在国旗下检讨啊?”

    “啧……”

    孔楠做了个呕吐的动作,“以前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参加校园新闻社就出现过这种情况,那个人到现在还是电视台的当家记者呢,混得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