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第(1/5)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八章

    马尔克斯还说过,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就是要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

    所以郑书意决定在此刻的尴尬中浴火重生。

    塑料怎么了?

    它改变了人类的日常生活,成为最伟大的发明,又一度因为环境污染成为最糟糕的发明,是当代枭雄,你看不起吗?

    “我家祖上穷,当时生活苦,种地的,没见过什么世面。”

    郑书意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包含情绪,但人不在时宴面前,所以脸上毫无波澜。

    “虽然它是塑料制品,但在当时已经是我家最珍贵的东西了。”

    “我外婆拿丝巾里三层外三层地包了好多年,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带。”

    “毕竟是塑料制品,容易坏。”

    “不是重要时刻我也不会戴的。”

    每说完一句,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郑书意倚在沙发上,耳边安静得连身旁加湿器出气的声音都能听见。

    时钟秒针动了三下,电话里再响起的是陈盛的声音。

    “郑小姐,您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

    “……”

    “不看见它我都睡不着觉。”

    “那我给您送过来?”

    “不好意思麻烦您,我自己去取吧。”

    “……明白了。”

    就这么挂了电话,也没说什么。

    过了几分钟,郑书意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是一串地址。

    她盯着那些字看了半晌——博港云湾,确实是她所知道的那个博港云湾。

    以她对这个地方房价的了解,绝对不可能是助理陈盛的住宅。

    那么——

    郑书意一个翻身跳起来,冲进了卧室。

    她打开衣柜,迅速换下今天穿了一整天的衣服,然后走到梳妆柜前,在一排口红里抓出那只被男性夸过最多的颜色。

    只是当她对着镜子要上嘴时,心思一动,放下了口红。

    最后她不仅没有补口红,反而擦掉了原来的。

    夜凉如水,郑书意坐着车,穿过霓虹笼罩下的车水马龙,在半个小时后停在了博港云湾大门。

    穿着制服的门卫分别立在两边的站台上,像两棵小白杨,除了眼珠子哪里都不动。

    郑书走到门卫室窗口,年轻的保安跟她交涉两句,随后登记身份证便放行了。

    十分钟后,郑书意已经站在时宴家门前,在抬手按门铃之前,先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从出门到现在,一路通畅,连堵车都没有遇上,这让她产生了过于顺利的不真实感。

    根据墨菲定律,一般这种时候一定会发生点什么坎坷。

    但既然来都来了。

    郑书意理了理头发,按下门铃。

    片刻,门缓缓打开,郑书意垂着眼睛,先笑了,才抬头。

    然而门后空无一人。

    哦,自动门。

    她收了笑,迈步走进去。

    绕过门廊,离客厅还有一段距离,更近的反而是侧边的露天阳台。

    郑书意的视线原本直直打入客厅找人,但往里走两步后,她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存在感的吸引,随即就调转目光,往左边看去。

    客厅没有开顶灯,浓墨般的夜空作幕,落地灯的光晕照亮一隅,柔和而静谧。

    时宴就坐在灯下,倚着靠椅,双腿舒展伸直,偏垂着头翻看手里的一本杂志。

    他的眼镜被镀上一层细碎的金光,架在鼻梁上,与肤色形成鲜明对比。

    郑书意一时没有出声打破这油画般一幕。

    直到风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