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章

    郑书意被他这一笑,弄得有些后悔。

    早知道还不如直接说“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来得直接,至少对方可以给一个“是”或者“不是”的答案。

    现在他就在站那儿笑着,看那笑意似乎也没到达眼底,换谁不犯怵。

    时宴上前一步,靠她近了点儿。

    “你怎么就感觉我想见你了?”

    郑书意自信地挺着胸脯,把问题抛回去:“那不然您卡我三次稿子是什么意思?”

    这话说得不卑不亢,态度坚决,把这一套逻辑得摆得明明白白,有那么一点儿洗脑功能。

    可不是嘛,我稿子写得那么好,连最专业的总编都挑不出毛病。

    你给我卡三次,除了想见我,还能有别的理由吗?

    但时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不满意。”

    “不满意?哪里不满意?”

    风吹着,郑书意拢了拢围巾,小机关枪似的咄咄逼人,下巴高高昂着,“您一个个指出来,我一个个地改,就不信改不好了。”

    她紧紧看着时宴,气势一点不放松。

    可惜有人不吃这一套。

    时宴轻笑,不打算跟她纠缠,迈腿欲走。

    一拳打在棉花上,郑书意吸了一口冷风给自己提神,然后转身拉住时宴的手腕。

    时宴回头,见郑书意昂着下巴,灯光明晃晃地在她眼里跳跃。

    “不然你就是想见我了。”

    “……”

    一阵无言后,时宴回过头,目光留在郑书意脸上,却一寸寸地抽出自己的手。

    郑书意的手便僵在半空。

    没戏了。

    就在郑书意准备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下,然后打道回府时,前方的人突然说:“那你过来。”

    郑书意愣怔片刻,时宴已经转身走向电梯。

    她没忍住,对着时宴的背影露出得逞的笑,随即小跑着追了上去。

    一路上,时宴没有说话。

    郑书意也识趣地没有出声,小心翼翼地维持这份薄冰般的平衡。

    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己在无理取闹,但就是不知道身旁这人到底是真落了套路还是逗她玩。

    这会儿要是多说几句,说不定这份平衡就被打破了。

    电梯到达,时宴径直走出去。

    这一层顶复,只他一户,四处安静,没有他人,显得两人一轻一重的脚步声特别明显。

    时宴按了指纹后,门自动推开。

    一路畅通无阻,时宴大步流星,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目光,直接走到客厅的一张桌前,回头看着郑书意,食指却曲起,在桌上敲了两下。

    “坐这儿,改。”

    “……”

    郑书意瞬间觉得有些无语。

    还真以为我来是改稿子的啊?

    她不情不愿地走过去,掏出自己的笔记本坐下来。

    趁着开机的时候,郑书意偷瞪着时宴。

    他把郑书意安排后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接了个电话,一边低语,一边脱了外套,走到一排深色橱柜前,随手拿出一只杯子。

    转身的那一瞬间,郑书意立刻变脸,眼里露出娇羞的模样。

    可惜时宴根本没看她。

    他一手持手机,一只手拿着杯子,朝酒柜走去。

    郑书意:“……”

    似乎每个男人回到了自己家里,再服帖的白衬衫都会凌乱。

    郑书意不知道时宴什么时候解了颗扣子,前襟几分松弛,顺延到腰线,便被笔挺的西装裤收住,一双腿在这偌大的屋子里十分有存在感。

    他随手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拎起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