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一章

    这一晚的雨还没下下来,但雷声不绝于耳,忽近忽远,偶尔一道平地惊雷打下来,吓得路边的小猫到处乱蹿。

    郑书意刚走出大楼,一阵风挟裹着落叶吹过来,刺骨的冷。

    阴沉沉的天伴着雷声,加重了凉意,郑书意呵了口气,默默裹紧了围巾。

    从这里走到大门有几百米距离,虽然路灯照着,但郑书意还是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大路宽敞而开阔,没有车辆驶来也没有障碍物,一眼能看到尽头的探照灯。

    明黄灯光下,郑书意看见一个女人迎面走来。

    她穿得张扬,黑色皮草短外套毛茸茸的,而且她高跟鞋踩得咚咚咚的,手里拎着一个小皮箱,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郑书意凝神看了几眼,即刻分辨出来来人是秦时月。

    在这里看见她,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富二代嘛,可能就是住这里,也可能是过来找朋友亲戚。

    但是秦时月在这里看见郑书意就有点意外了。

    她走近了些,直到两人只有两米远时,才确定自己没看错。

    这个距离,有些不尴不尬的,想当做没看见直接绕开也不可能了。

    正纠结时,郑书意目光锁定她:“巧啊,你怎么在这儿?”

    “哦……”秦时月下意识就回答,“我来找人。”

    天气实在太冷,郑书意无意站在这里跟她闲聊。

    “今晚凌晨可能会下雨,你明天上班的时候别忘了伞。”

    交代之后,两人点点头,各自朝着原来的方向走了。

    但秦时月一步三回头,不停地看郑书意的背影,嘴里念念有词。

    “她怎么在这里……”

    这个疑惑很快被寒风吹散。

    站到时宴家门口,秦时月把小皮箱捧到胸前,对着门栏的镜面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正要按门铃时,她突然愣了一下,又耷拉着眉眼,摆出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没一会儿,门自动开了。

    “舅舅。”秦时月拖着步子走进去,“你忙完了吗?”

    没人应声儿,秦时月探着脑袋四处张望。

    客厅、走廊,都没有人。

    人呢?

    小娇娇呢?

    四处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有桌上放着一个玻璃杯。

    秦时月视力好,一眼看见杯口的口红印。

    果然有小娇娇。

    她愣了一下,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刚刚在路上遇到郑书意,会不会就是因为她今晚一直在时宴家?

    而且她这几天见郑书意一直在写时宴的采访稿,所以两人应该是认识的……

    “你在干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时宴的声音,秦时月吓了一跳,抱着小箱子连连退了几步。

    时宴从房间出来,手里拿着睡衣,没看秦时月一眼,直接往浴室走去。

    “舅舅!”秦时月抱着小皮箱蹬蹬蹬地跑过去,“你一个人吗?”

    时宴停下,看了眼她手里的东西,问道:“这么晚了你不回家?”

    “我给你送酒。”

    秦时月把箱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展示给时宴看,“我想了想,说不定接下来几天还是要加班,都没什么时间,就赶紧把好东西给你送来。”

    送个酒,随便打发个人就能办到的事情,非说得她必须亲力亲为的样子。

    这话里的卖惨信息,时宴这几天听了太多次,早已免疫。

    “放到那边。”时宴指了指酒柜。

    秦时月立刻殷勤地走去,紧接着就听到时宴又说:“然后回家。”

    “……”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