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六章

    体育馆外五百米的路,足足开了七八分钟。

    穿过十字路口,车流分散,大路便一下子畅通起来。

    时宴开车的时候,习惯放松地靠在背椅上,修长的手指骨节匀称,不曾用力握着方向盘,掌控感却十足。

    具体表现在,现在的车速其实很快。

    郑书意抓紧安全带,直挺挺地坐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景象,头都不敢转一下。

    直到下一个路口红灯亮起,时宴踩了刹车,慢悠悠地转过头来。

    虽然他没有说话,郑书意也没有看他,但能猜到此刻他的眼神表达着什么。

    郑书意直视前方,平静地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再想想。”

    “嗯。”

    时宴手肘撑到方向盘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还没编好吗?”

    郑书意:“别着急,考试还有九十分钟作答时间呢。”

    时宴不再说话,注意力再次回到路况上。

    看着车一路狂奔,郑书意突然想起个问题。

    这是往哪儿开啊?

    她偷瞄了时宴一眼,见他好像懒得搭理她了,也就没有多问,默默闭上了嘴。

    安静的环境下,郑书意缓缓弯下腰,伸手揉了揉脚踝,直吸气。

    “好疼啊,真的好疼啊。”

    “别吵。”

    “哦……”

    -

    一路上沉默无言。

    车缓缓离开了闹市区,驶上高架桥,过了江,四周是平坦的绿化带,建筑物很少。

    因此,郑书意清晰地看见远处霓虹灯上“江城和睦家医疗”几个大字。

    她眨了眨眼,转头去看时宴。

    时宴似乎没有感觉到她的目光,降了车速,平稳地开进停车场。

    停车后,时宴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绕到副驾驶。

    他拉开车门,手臂半撑在上面,躬身看向郑书意。

    “下车。”

    心里的猜想被证明,时宴还是有一丢丢良心的。

    郑书意想笑,但还是要保持着痛苦的模样,于是极力忍住。

    她只伸出一只腿着地,探了上半身出来,却没下车。

    “我脚疼,站不起来。”

    时宴垂眸看着她。

    只要他不说话,在郑书意眼里,就不算拒绝。

    夜里的空气又湿又冷,绿植刚浇过水,大片大片地浸着水汽,感知上如同骤然初歇。

    “我也走不动的。”

    郑书意说话带着颤音,让人感觉这天更冷了。

    见时宴还是不为所动,郑书意又开口到:“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崴到脚。”

    说完后,她小心翼翼地朝时宴张开双臂。

    意思是,背我。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get到她的意思。

    时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郑书意,少作点。”

    郑书意眉心一簇,眼看着就要哭了。

    “谁作了?”她哀怨地看着时宴,“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时宴:“不是。”

    郑书意抿了抿唇,“那你……”

    时宴:“我没有心,你说的。”

    郑书意:“……”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记仇啊,你穿高跟鞋崴脚试试看,就跟被人生生折断脚踝一样,痛死了好吗,哦,你又没有穿过高跟鞋,你是不会……”

    时宴不想再听她絮絮叨叨,突然把车门彻底拉开,然后弯腰,一把将郑书意从车里抱了出来。

    突然腾空,郑书意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伸手搂住时宴的肩膀。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