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七章

    半个小时前,时宴刚刚进入西厢宴。

    四十平米的大包厢里,仅仅坐着五个人。

    宋乐岚、秦孝明、秦时月,以及宋乐岚的经济人和助理。

    见时宴来了,宋乐岚也没放下筷子,一边涮着小火锅,一边问:“这都要结束了你才来?”

    演唱会向来消耗体力,况且宋乐岚年纪也不小了,所以每次开唱后都会安排一桌子美食大快朵颐。

    不管多晚,都要吃了这顿饭才算给演唱会画上圆满的句号。

    偶尔时宴和秦孝明有空,便陪她一起,当做是庆功。

    宋乐岚原本叫做时怀曼,当年出道是跟家里决裂,因而取了个艺名,以表示自己绝不再与原生家庭牵连的决心。

    而后隐婚生子,和家人关系缓和,却无意再将他们曝光于公众之下,这种隐秘的日子就这样过了下来。

    但如今科技发达,四处都是眼睛,宋乐岚行事小心,行程也忙,所以像这样能坐在一起吃饭的日子少之又少。

    时宴拉开椅子坐下,却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遇到点事。”

    家里并非人人都是秦时月,突然遇到事情需要处理很正常,宋乐岚也没有多问。

    反而是秦时月今天挺兴奋,一张嘴就没停过。

    也就是看着她外公时文光不在,那股看演唱会的亢奋延续到现在,听得时宴觉得烦躁。

    他放下手机,朝秦时月看去。

    镜片镀光,眼神摄人,虽不需要皱眉,却让秦时月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都不敢再多说话。

    直到宋乐岚吃好了,准备离开。

    秦孝明落后一步,和时宴并肩走在一起。

    ――“想要你明天陪我吃晚饭(////)”

    时宴看见这条消息时,秦孝明同时开口道:“明晚不是程叔的家宴吗?带上小月吧。”

    时宴看了一眼秦时月蹦蹦跳跳的背影,冷声道:“不用了。”

    顿了片刻,又道:“没她的位置。”

    -

    “明天下午五点,我来接你。”

    在时隔十分钟后,收到这条消息,已经躺上床的郑书意拉起被子,捂着脸,在一片黑暗中低笑。

    今夜月明,风也温柔,郑书意睡得很香。

    但第二天,她还是早早地起床。

    处理了一些工作邮件后,郑书意合上电脑,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衣柜前。

    时值十二月,寒气浓重,但郑书意很少穿羽绒服,冬天都是大衣套裙。

    因而柜子里收纳着丰富而又规整的冬装裙。

    她挑了几条出来,一一试了,却始终拿不下注意。

    纠结片刻后,郑书意灵机一动,干脆把这几件衣服拍下来,发给时宴。

    ――我穿哪件合适呀?

    打出这行字后,郑书意觉得不太对,又删掉,重发。

    郑书意:我穿哪件好看呀?

    时宴:红色。

    “咦?”

    郑书意看了一眼拿出来的衣服,几乎都是素净的颜色,没红的。

    她鬼使神差地打开柜子,一件件数过去,也没红色的。

    毕业后的这三年,郑书意的衣服渐渐换水,如今早已没有学生时代的遗迹。

    工作原因,她向来只穿端庄素净的衣服,红色这种浓烈的色彩,一直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所以时宴为什么会说一个“红色”?

    他是在敷衍,还是单纯地色盲?

    郑书意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无所事事地打开电视,画面正好是一个欧洲女主骑着马越过草地。

    回忆倒流,郑书意猛然想起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