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九章

    廊下小溪偶有枯叶落下,随着潺潺流水沉浮飘荡。

    几盏古式灯笼照在画柱上,将人的脸庞映得影影绰绰。

    四周安静,一行人便走边聊,寒暄不断,带了些酒后的微醺,气氛和睦融洽。

    只有郑书意格格不入。

    她不像来时般脸上又隐隐的雀跃,眼尾都带着笑。

    这会儿默默地跟在时宴身边,垂眸不语,甚至有些面无表情。

    有几个女生试图在路上跟她聊两句,却被她冷冷的眼神击退,最后只能跟时宴插话道:“你那位朋友不太喜欢说话啊。”

    时宴睇她一眼,“嗯”了一声。

    “她性格比较内敛。”

    -

    众人在停车场告别。

    司机一直候着,将车开到时宴和郑书意面前,泊车员上前,先为郑书意打开车门。

    郑书意一股脑就钻了进去,关上门后,缩在角落里。

    不一会儿,时宴从另一侧上车。

    郑书意从车窗玻璃里看见他躬身上车,一股属于他的气息涌进这封闭空间。

    现在似乎只要他呼吸,郑书意都能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尴尬。

    性格使然,郑书意并非那种能黄段子与浑笑话齐飞的女孩子,平时和朋友聊天都没好意思接带颜色的梗。

    今天若不是想气岳星洲,她是绝对说不出这种话的。

    至少在异性面前,她向来保持着知性娴静的人设,以维持自己的职业形象。

    特别是在时宴面前,她自认为人设操得飞起。

    ――虽然时常翻车。

    但,看起来应该也算是无伤大雅的小问题吧?

    可是今天这事儿,她真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说自己在“做|爱”就算了,还被他刻意内涵,那一刻,她似乎听见精心维护的形象碎得稀巴烂的声音。

    郑书意想,要是她在其他时候发这个消息也就罢了,偏偏是在她跟时宴在一起的时候。

    那一点点微妙的联系,让她感觉两人间的气氛变得十分难以言说。

    “先送郑小姐回家吗?”

    前排司机突然问。

    “嗯。”

    时宴应了一声。

    郑书意依旧不说话,手指抠着车窗边缘,随时关注着倒映里时宴的表情。

    他上车后其实没什么异样,一直在看手机,跟平时一样,几乎不当车上还有其他人。

    车开得很快,一路朝着郑书意家的方向飞奔。

    很快,小区的大门已经进入视野。

    郑书意心里吊着的那一口气终于松了点儿。

    幸好时宴没再在车上说点什么内涵她两下,不然她真的会找个地洞钻进去。

    车甫一停下,郑书意就飞速拉开车门准备下车。

    “我先走了,谢谢。”

    她此刻反而庆幸自己穿着平底鞋,动作麻利,溜得飞快。

    但刚刚关上车门,她又听见时宴叫她。

    “郑书意。”

    郑书意一下子心口都皱缩,假装没听见,拔腿就走。

    但没走几步,她便听见后面传来脚步声。

    来自第六感,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是时宴下车了。

    郑书意一个激灵,反而走得更快。

    可惜她的行为表现得太明显,直到手腕被人抓住,她还下意识在挣扎。

    所以下一秒,她便被按着肩膀,推到了一旁的树干上。

    时宴比她高出许多,低头睨着她,灯光缀在他镜片里倏忽的光影,看得郑书意陡然屏住呼吸。

    “我在叫你,你没听见吗?”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