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三章

    这场雨不知什么时候悄然停歇的,只留下微弱的虫鸣隐藏在瑟瑟风声中,沉睡的人完全听不见。

    室内。

    郑书意趴在枕头上,薄背凌乱地搭在她身上,汗湿的长发披散在白色枕巾上。

    肩膀以下,半张背都裸|露在外,柔和吊灯洒下光柱,将蝶骨上的红印衬得格外明显。

    她睁眼看着床边的时针指向凌晨两点半,脸上潮|红还未完全退却。

    然而一旁的人也还没完全安分下来。

    时宴从她身侧覆身拥过来,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背上,带过一阵阵过电般的酥|痒感。

    偌大的房间,空气却很稀薄。

    郑书意闭上眼,眉心微抖,每一口呼吸都闻到了暧昧的气息。

    “不要了……”她往床边缩了缩,反手推开时宴,“我明天要工作,你烦死了。”

    时宴的吻停滞在她后颈,拂开她贴在脸边的头发,随后起身。

    “那去洗澡休息吧。”

    郑书意却瘫着没动。

    直到感觉到时宴的手碰到她的腿,试图抱起她的时候,她却条件反射般坐了起来。

    然后胡乱地披上睡袍,低着头推开他就下床。

    “我自己去洗,不用麻烦你。”

    那几天莫名滋生的老夫老妻般至亲至疏的感觉,就在这一晚全面崩塌。

    郑书意踏进浴室关上门的那一刻,最后的力气也散尽,她背贴着墙壁,酸软地腰腿慢慢往下滑。

    墙对面正好是一整块的大理石,在明亮浴室灯光下,有镜子的效果。

    郑书意看着墙面映着自己的身影,适才的一幕幕又倒涌到眼前。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来,看见手腕处一圈红痕,气息又变得灼热。

    实在控制不住去回想,快要疯了,她便用手心贴着墙壁,以冰凉的触感褪去滚烫的感觉。

    原来时宴不是跟她打嘴炮。

    但说的也不是完全客观。

    ――不是坐在他腿上才会有反应。

    亲吻、爱抚、甚至只是脖颈间的缠绵触感,都像一点即燃的□□。

    更难以置信的是。

    郑书意发现自己也是如此。

    而且,她觉得自己从此以后,再也无法直视“宝贝”这个称呼了。

    到现在,一想起时宴在床上这么叫她的样子,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都感觉到一阵缺氧。

    每一次,他这么叫着,越是动情,她就势必要承受越多。

    可是她却沉迷于他这么叫她时的极致温柔。

    他分明就是知道她会受到蛊惑,心甘情愿地满足他无度的予求予取。

    -

    由于实在是精疲力尽,郑书意只是简单地冲洗了一遍就走了出来。

    回到卧室,她环顾四周,却不见时宴的身影。

    一个大活人总不会在自己家里人间蒸发的,所以她也没在意,只是坐到床边时,看见垃圾桶里的东西,情绪又被调动起来。

    但再怎么羞于直面,她也得收拾一下,不然明天做家政的阿姨来看见,会更让她无地自容。

    所以时宴进来时,便看见郑书意蹲在垃圾桶旁整理东西。

    他无声地走到她身后。

    “我来弄。”

    郑书意闻言,手一抖,反而加快速度,三下五除二把袋子打了个结,起身后,又用脚踢远了些。

    然后故作坦然地抬起下巴问他:“你什么时候买的?”

    时宴偏头看着看,似乎是努力回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不记得了。”

    郑书意觉得他可能是不好意思了,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那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