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六十五章

    大概是喇叭里一声声不合时宜的吆喝对时宴的冲击力太大,他有些分不清郑书意现在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且郑书意的话也确实让他没法儿接。

    沉默片刻后,时宴拉住郑书意的手,决定直接跳过这个环节。

    “不早了,回家吧。”

    “嗯,你说得对,不早了。”

    出乎意料地,郑书意居然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是该回家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时宴站着没动,细细地打量了她几眼,确定她是真的不闹了,才打电话叫了司机过来。

    然而一上车,郑书意却说道:“去泰临府。”

    泰临府是她自己住的小区。

    司机也没多想,一脚油门直接踩了下去。

    时宴侧头看了郑书意一眼,紧抿着唇松了松领带,随后小心翼翼地明知故问:“不回家吗?”

    郑书意别开脸不看他,“回啊,我听你的话啊。”

    “回我自己家。”

    时宴凝视她片刻,收回目光,淡定吩咐司机,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回博翠云湾。”

    司机说好,又打方向盘准备掉头。

    郑书意见状,立刻拔高了声音说:“我要回泰临府!”

    司机握着方向盘不知所措,从后视镜里看向时宴。

    而这一次,时宴只是平静地点头:“行,听她的。”

    郑书意:?

    她诧异地扭头,见时宴也在看她,立刻又收回视线,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竟然没有预料之中的苦苦挽留,一句也没有。

    多哄我两句会死吗?!

    郑书意更气了。

    憋着气到了小区门口,郑书意气冲冲地下车,往大门内走了两步,发现时宴跟在她身后。

    一回头,她猝不及防撞进时宴目光里。

    冥冥暮色下,他镜片边框缀着倏忽亮光,却不如他的眼神摄人。

    直勾勾凝望着她时,仿佛全世界在他眼里也只看见她一人,深邃眉眼直白流露出几丝只有在亲热时才能看到的炽热。

    在这大庭广众下,他什么都没说,但一个眼神就像在调情。

    郑书意很不争气地脸红了两秒。

    然后倏地转身。

    合理怀疑他不会哄人只会色|诱。

    到了电梯口,郑书意走进去,时宴也默不作声地跟着她。

    电梯缓缓上升,两人都没说话。

    直到几秒后。

    “你干嘛。”

    郑书意别别扭扭地昂着下巴,“我回家了,你跟着干嘛。”

    “不干嘛。”

    时宴立于她肩侧,仿佛只是在电梯里偶遇的邻居,“准备睡一晚粉色床单。”

    郑书意:“……要点脸,我同意你去我家过夜了吗?”

    “那怎么办?”时宴站得挺直,手却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五指,“真不跟我回家?”

    “不回。”

    几秒后,郑书意用最后的骨气甩开他的手,“时宴,我跟你说,我这个人很要面子的,你今天害我在偶像面前这么丢人,我跟你没完。”

    说完,电梯门正好开了,郑书意拔腿便朝自己家门走去。

    空旷的走廊里,她高跟鞋踩得很响。

    总之先把气势做足了。

    然而站到门口,她突然顿住。

    伸手摸了摸衣服,又摸了摸裤边,然后不动了。

    时宴就站在她身后,好暇以整地看着她。

    许久,他嗓音带笑,“怎么,又祈福?”

    郑书意:“……”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