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六章第(1/4)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结局?上

    毕若珊说完这句话后,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所以即便是酒精熏坏了脑子,她还是很自觉地挂了电话。

    忙音响起后,房间的空气都仿佛停止了流动。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十分钟,郑书意一定不接这个电话。

    如果可以倒回七年,她一定跟辅导员申请换大学宿舍。

    而此刻,郑书意除了僵硬,做不出其他表情,看着身上的时宴,连眼睛都忘了眨一下。

    满怀都是郑书意的身体乳味道,带着一股玉兰幽香,时宴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郑书意,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觉得你朋友说的那个提议怎么样?”

    不怎么样。

    郑书意别开脸。

    随后,时宴的吻便落在她耳垂。

    差点忘了,这人有亲吻耳垂的癖好。

    郑书意半挣扎着伸手抵住他,“时宴,你好歹让我把脾气发完……”

    这下不仅脾气没发完,连话都没说完。

    不过时宴今天好歹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赔罪的那一方,吻得温柔而缱绻。

    连呼吸也缠绵,唇舌的交缠很快使郑书意便溃不成军,呜咽着的拒绝变成了一种诱惑。

    当她双手忍不住勾住时宴的脖子,仰着下巴回应他时,这一天的博弈正式宣告结束。

    等郑书意有空间喘口气时,睡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堆到了胸口。

    卧室里明明没有风,郑书意却感觉吊灯都在晃动,十指扣着时宴的背,一点点陷入肉里。

    每一根神经都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双眼渐渐迷离。

    落入视线里的只有时宴模糊的轮廓,和清晰而又充满欲|念的眼神。

    她半张着口,全身的感官一次次充盈沸腾,像浸泡在翻涌的滚烫泉水里,耳边萦绕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时宴的低吟声。

    吊灯晃动得越来越厉害,郑书意躺在时宴身下,虽然四肢都有着力点,却感觉自己与吊灯一样摇摇欲坠。

    她羞于直面时宴眸子里映出的自己,可每每闭上眼睛,便会被时宴刻意的行为刺激得猛睁开眼。

    他似乎很喜欢在这种时候与她有眼神的额外交流,又或者只是想看着她为他沉沦的模样。

    不仅他想看,他也想郑书意看见。

    所以到深夜,衣帽间的全身镜前也留下了郑书意的手印。

    -

    时钟的声音在深夜总会变得格外清晰,混着浴室的水声,把郑书意的愤愤不平衬托到了极点。

    她在被窝里缩成一只虾,背对着浴室的方向,半天回不过神。

    这到底是谁在给谁赔罪?!

    时宴他真的有一点悔过之心吗?!

    可这话她不敢说。

    害怕说了之后,夜里不做人的时某人会陈恳地要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这委屈只能自己受了。

    -

    但是决定原谅时宴刻意瞒着她的行为后,关于宋乐岚这件事,郑书意心里便只剩做梦一般的开心。

    第二天早上,从写字楼电梯间到公司,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

    郑书意在心里默默感慨着偶像实红,面上却很淡定地坐到了自己工位。

    而孔楠虽然昨天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但亲眼看见与宋乐岚有实际联系的郑书意,感觉就像自己见到了宋乐岚本人一样。

    她抱着一杯咖啡叨叨叨地凑过来,“我说出去都没人敢信,我居然跟宋乐岚的女儿做了几个月的同事!”

    “嗯?”郑书意惊诧地问,“你连这个都知道了?”

    “啊?”孔楠回她一个不可置信的眼神,“姐,你以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