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上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结局?上

    郑书意还试图狡辩。

    但秦时月的智商好像在这一刻突然上升了,没给郑书意解释的机会,突然三连问:“我就说他怎么大晚上给一个女人点赞呢?!过年还跑去青安?!哦哦!之前我还在他家附近遇见你了,我说大晚上的你跑去那边干嘛呢!”

    郑书意:“……”

    现在轮到她无话可说。

    客厅里的时宴脱了外套,半倚着沙发,浑身松散,丝毫不知自己女朋友在经历什么。

    “可是,为什么是我小舅舅???”

    秦时月紧紧抱着樱桃小篮子,眼里有十万分不解,“你不是说是你前男友,那什么,那个小三,什么的,哎呀我到底在说什么!”

    “行了行了你闭嘴!”

    郑书意觉得自己这谎多半是圆不下去了,干脆破罐子破摔跟她坦白,“我就是搞错人了!我以为时宴是那个人的小舅舅。”

    搞错人了?!

    这也能搞错?!

    郑书意:“对对对,虽然很丢脸,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弄错人了!”

    秦时月张着嘴,愣了半晌,才说道:“那、那小舅舅他,知道吗?”

    郑书意垂下头,沉重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秦时月会怎么想,也不知道是不是会生她的气。

    要是真的生气了――她连哄男人都不会,怎么哄女人?

    沉默许久,秦时月没动静。

    郑书意抬头,见她愣怔地看着屋里的时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她也不好说什么,安静地等着秦时月消化这件事。

    似乎感觉到秦时月的目光,时宴回过头看了她们一眼,随后起身朝院子走来。

    秦时月一动不动,如同石化一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时宴一步步走过来。

    他手里拿着郑书意的外套。

    推开院子的门,一股风迎面吹来。

    时宴皱了皱眉,“怎么不穿外套?”

    问的是郑书意。

    她摸着鼻尖,很小声地说:“忘了。”

    时宴径直把外套给她披上,顺便低头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樱桃,嫌弃道:“这么小。”

    郑书意下意识把篮子着了起来,还不忘甩锅,“又不是我摘的。”

    或许郑书意看不见,但秦时月清晰地看见时宴笑了一下。

    比春夜的风还温柔。

    是她从未见过的时宴。

    “快点。”时宴的笑稍纵即逝,转身回去,“准备回家了。”

    郑书意:“哦……”

    等时宴的身影彻底消失后,郑书意再去看秦时月。

    她还是先前那副呆呆愣愣的样子,眼神却不一样了。

    郑书意感觉她现在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崇拜。

    “所以――”秦时月喃喃念叨,“他什么都知道,没杀了你?”

    郑书意:“……法治社会,你说话注意一点。”

    秦时月一时半会儿确实很难消化这件事,但她发现了一个盲点。

    “原来死缠烂打真这么有用?”

    -

    回去的路上,郑书意抱着一盒子洗过的樱桃,递了一颗给时宴。

    “吃吗?”

    时宴看了一眼前排的司机,“不吃。”

    郑书意习惯了,默默收回自己的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这时,时宴又问:“今天跟时月说什么了?”

    郑书意:“嗯?”

    时宴:“我们走的时候,她有些魂不守舍。”

    “你还挺细心。”

    郑书意低下头自顾自地吃樱桃,“那我现在也有点不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