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错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番外二

    流金铄石的日子,一群来自中国的客人纷纷踏上了爱尔兰的土地。

    阿黛尔庄园坐落于利莫瑞克郡,四周地势起伏跌宕,宾客们来的路上都受了不少折磨。

    特别是毕若珊这个晕车专业户,一下车便狂奔找垃圾桶。

    但没有人抱怨过。

    因为这场婚礼虽然举办的盛大,受邀而来的客人却不多,全都是双方的亲戚与好友。

    其实在几个月前,郑书意以为时宴的心理那么缜密,身后背景关系又纵横交错,她势必会在婚礼上见到许多从未打过照面的陌生人。

    然而没有。

    ――没有商业情面,没有社交利益权衡,只有真正带着祝福前来观礼的嘉宾。

    对嘉宾来说,他们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盛大而又简单的婚礼。

    天公作美,惠风和畅,天朗气清。

    连空气里浮动着清新的甜味。

    宋乐岚坐在钢琴前,为她家的新人献唱。

    郑书意挽着父亲郑肃的手,走上花团拥簇的拱门前,她一遍又一遍的环顾四周。

    她想看得再仔细一点,希望婚礼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她的回忆里永不退色。

    然而当她看见她的新郎时,眼里便只剩下他一人。

    童话般的婚礼布置在她眼里也黯然失色。

    只有他在,她才是公主。

    在宋乐岚的歌声中,郑书意一步步朝时宴走去。

    她第一次觉得,一首歌为什么这么长,这条花路怎么这么远。

    越是靠近,她的情绪越是激动。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胸腔里如有滚烫的浪潮在翻涌。

    在距离时宴还有好几米时,像是一刻也不能等了,郑书意突然松开了父亲的手,提起裙摆朝他奔去。

    白色头纱缓缓飘落,新娘笑弯的双眼让白天也有了璀璨的星星。

    所有嘉宾都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中回过神。

    只有时宴在郑书意提起裙摆的那一刻,便朝她张开了双臂。

    白色头纱坠落在毕若珊脚边。

    她和郑肃,以及所有嘉宾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时宴抱住扑向她的郑书意,微微一别身,站稳了脚步的同时,俯身在她唇上落上一吻。

    掌声与烟花终于在这一刻意外地响起。

    就连主持过几百场婚礼的司仪也愣了好一会儿。

    在回过神后,胖乎乎的脸发自肺腑地露出了姨母笑。

    参加这一场婚礼的每一个人,不论是新郎新娘还是嘉宾与工作人员,都被气氛感染,人人嘴角都带着笑。

    司仪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新娘,连词儿都差点说错。

    好不容易撑到了最熟悉的流程,他看着郑书意,庄重地问:“郑书意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时宴先生为妻,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与彼此相伴不离,永远忠诚于彼此,永远体贴于彼此,永远尊敬、呵护对方吗?”

    郑书意连连点头:“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台下又是一片哄笑。

    郑书意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有点过于激动了,脸上不知不觉红了一片。

    她低头朝时宴靠去。

    时宴抬手圈住她的头,把她挡在自己臂弯里,胸膛却因笑意而震荡。

    他侧头看着观众,声音通过司仪的话筒传了出来。

    “见笑了。”

    郑书意:“……”

    同样的问题,司仪又问了一遍时宴。

    郑书意抿着唇,满眼憧憬地看着时宴。

    她想,每一个新娘最记忆最深的时刻应该都是听着自己的爱人亲口对她说“我愿意”吧。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