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耀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12第(2/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黄毛把啤酒瓶打开,流年死活不肯喝,直喊苦,黄毛笑他怂货。

    于是倒了三杯酒,问晴也:“唉表妹,你要不要来点?”

    邢武斜了他一眼:“她看着像喝酒的?”

    晴也听见这话就不服气了:“我怎么不能喝了?这啤酒上标了你们县高中生专供吗?”

    说着拿了个一次性杯子递给黄毛:“满上。”

    黄毛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小姑娘把武哥说得一声不吭,顿时大笑不止,接过杯子就给晴也满上了,胖虎也笑呵呵的,邢武摇了摇头随他们去了。

    晴也拿起酒杯举了起来豪爽地说:“走一个。”

    说罢仰头自己先干为敬,邢武皱了下眉,说了她一句:“喝这么急干吗?”

    晴也一口干到底放下酒杯挑衅地看着他:“你喝啊。”

    黄毛胖虎都拿起酒杯,邢武也抬起头一口掀了,他喝酒很霸气,不像晴也一点点喝完,邢武当真是完美诠释了一口闷。

    李岚芳吃完出来放碗的时候看见晴也也喝起酒了,有些惊讶地说:“哎呀,你怎么也喝了?”

    放完碗出来又不放心地交代了句:“我去隔壁打牌了,武子你看着点晴也,别给她喝多了。”

    邢武吊儿郎当地靠在椅背上掀了下眼皮:“你去吧。”

    晴也今天终于不用只吃李岚芳烧的菜了,居然还有卤菜吃,虽然看相也没多好,和北京烤鸭脆皮肉嫩的不能比,但起码也算有滋有味。

    她胃口挺好的,吃了不少,黄毛给她又倒上酒,把花生推到她面前:“表妹,你吃这个,喝酒就得配这个。”

    晴也用筷子夹了一颗放进嘴里,把几个男孩看得一愣一愣的,他们这里喝酒吃花生米都是一人抓一把往嘴里丢,哪见人吃个花生米还这么细巧。

    从小的生活环境不同,即使坐在破木条做的烂板凳上,晴也依然背脊挺直,姿态优雅,就连喝酒的样子都赏心悦目,4块钱一瓶的啤酒给她喝出了四千块红酒的韵味,不像他们几个大老粗,坐没坐相,站没站样的。

    所以看得黄毛他们都觉得有意思,开口问晴也:“表妹,你这个姓挺少见的啊,名字也少见,你家人怎么想起来给你取这个名字?”

    “晴空万里,言言善也。”

    “啥?这什么意思啊?”黄毛听着这跟文言文一样的解释,一头雾水,晴空万里他明白,但是晴空万里为什么要言言善也,他就想不通了。

    邢武也侧头看向晴也,晴也淡淡地解释道:“当你的生活晴空万里,心境开阔时,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都是积极的,人才能变得更好。

    这是我爸给我取的名字,小时候他告诉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必须要让自己踏上什么样的路,这样最终才能抵达终点。”

    邢武低头喝了一杯酒,浓密的睫毛掩荫着眼里略微跳动的光,晴空万里,言言善也,但首先要晴空万里,这几天困扰他的问题,他突然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人善不了,每天恶言相向,愤世嫉俗,斤斤计较,因为这里黄沙漫天,烈日照下来都隔着一层纱,无法晴空万里,又谈何言言善也?

    流年似懂非懂地问:“那晴也,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晴也极浅地笑了下:“我吗?具体我还没想好,不过我应该会向着多伦多大学的商学院努力,我觉得我以后能赚很多钱,所以需要系统学习经济结构和商务理念。”

    一桌大男孩都笑了,居然还有人迷之自信地说自己以后能赚很多钱,就连邢武都撩起嘴角。

    胖虎说:“不,不过这个多,多伦多,不是在国外吗?”

    “加拿大。”晴也告诉他。

    胖虎和流年都张着嘴盯着她看,在这个连生活都保障不了的十八线小县城最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