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耀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13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邢武当真强硬地夺过晴也的酒杯往桌上一放:“也吃差不多了,结束吧,你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

    邢武发话赶人了,胖虎他们也不好硬赖着,邢武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脾气犟得很,黄毛他们不走,她能跟他们刚到底,要她不喝,只能把这群人麻溜地赶走。

    人一走,晴也就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她的确喝过啤酒,顶多半杯,再也不能多了,今天喝了三杯多,第一杯还喝得那么急,这会刚站起身就上头了。

    邢武锁了门一进来就看见晴也扶着楼梯跌跌爬爬地往上走,原本已经爬了两层了又倒退了一层,差点踩空直接跌下来,看得邢武心一提几步冲了过去,掐住她的腰,没让她往后倒。

    结果晴也却抬起头脸颊绯红笑嘻嘻地指着他:“大表哥啊?”

    “神经。”邢武板着脸就松开手,然后把她往楼上推,晴也动作不利索,邢武怕她再往后仰,干脆跟在她后面护着她。

    等她好不容易爬上楼了吧,站在楼梯口又不动了,还捂着胸,眉头皱得紧紧的。

    邢武走过去看她那样,问道:“不会想吐吧?”

    晴也摇了摇头,嗅着鼻子眼睛红红的,突然眼泪就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把邢武看呆了。

    这是几个意思?准备耍酒疯了?还来个前奏?掉两滴泪预告一下?

    邢武最讨厌女孩喝酒耍酒疯,一点样子都没有,他当即就冷着脸把她往房间里拽,打算把她扔床上赶紧走人。

    然而还没到房门口,晴也“哇”得一声哭了出来,邢武虎躯一震,回头看她,晴也劲儿倒不小,一下子甩开他就吼道:“你就知道凶我,邢武你个混蛋,我人生地不熟的,一来你就凶我,我爸妈从来不凶我,从来没有人会凶我。”

    邢武脑壳一疼,脑中飘过一排字:她来了,她来了,她耍着酒疯走来了…

    邢武插着腰刚准备说话,却看见晴也通红的双眼盈盈地闪着,下巴倔强地高高抬起,跟无家可归的波斯猫一样,高贵、傲娇,却也楚楚可怜,红润的唇微微撅撇着,一双眼睛波光粼粼地盯着他:“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邢武知道自己今天是无法轻易脱身了,干脆也不急着走,双手抱胸眼尾勾起浅淡的笑睨着她:“我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你?”

    “你就说了啊,眼睛、嘴巴、声音、动作,每个地方都在告诉我你讨厌我,我睡你房间,你连家都不能回,你不爽我对不对?”

    邢武无语地侧头深吸一口气,随后转头平静地告诉她:“我没有不爽你,我是不爽我自己,我回不回家跟你也没有关系,别特么往自己脸上贴金。”

    晴也眼泪瞬间溢了出来:“你看,你又凶我了…”

    邢武张了张嘴,竟一时间无言以对,晴也嗅着鼻子委屈地说:“你以为我想来你家吗?我来之前也不知道你家是这个样子的啊,我天天待在理发店里,连门都出不了,我都快发霉了,谁也不认识,没有朋友跟我说话,没人能带我出去走走看看,连洗面奶都不知道上哪买,还有爽肤水、面乳、防晒霜,什么都没有…”

    晴也绝望地大哭,邢武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没有洗面奶啥的至于哭得这么撕心裂肺吗?后来看着她一颤一颤的小肩膀,邢武明白过来,她哭不是因为这些生活用品,而是难过离开了她的家,她熟悉的地方,和那些她朝夕相处的人。

    邢武没有离开过鞍子县,最远的距离大概就是去县城的东边,隔壁县级市的交界处,他无法感同身受晴也的绝望,但大致也能体会到一些,特别是在看完她那些生活照后。

    邢武朝她走近一步,声音缓和了一些:“我没对你凶啊,你要缺什么跟我说就是。”

    晴也“哼”了一声撇开头,外面热,邢武想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