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执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顾周道惊愕,“你知道了什么?不可能!”

    “爸——你快说!”顾念语气急切。“是不是你害宋怀承的父亲去世的!是不是你?”

    顾周道怔住,久久没有出声。

    顾念那一刻真的有种窒息感,她咬着唇角。原来是真的。

    “那时候我一时糊涂……”顾周道颓废地诉说着。

    顾念欲哭无泪,她终于明白,宋怀承为什么不让她生孩子的了。她本就仇人之女。他早已为他们写好了结局,绝不拖泥带水。

    “念念——是不是宋怀承他——”

    顾念深吸了一口气,“爸,我明白了。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顾周道急的团团转,这时候才真正的后悔。他按捺不住,终于托人去查。结果查到的消息让他整个人瞬间老了十岁。

    宋怀承,他真是小看了他!

    宋怀承坐在办公桌前,看着送来的资料。徐行懒懒的倚在沙发上,指尖轻轻动着。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年顾周道怎么陷害宋父,如今他也是同样的下场。

    “顾周道现在藏在市,要不要通知那些人?”徐行冷漠的问道。

    宋怀承慢慢抬眼,眼神昏暗不清。他十岁时失去父亲,两年后,母亲离开d市。

    他很少去想他的父母的事,他怕自己会被仇恨所支配。直到他和顾念结婚,他才直到原来当年的人竟然活得这么自在。

    他不甘,可是他又矛盾着。顾念单纯的什么都不知道。

    宋怀承紧紧的握着手,冷冷地吐出四个字,“通知他们。”他闭上了眼。

    徐行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顾念呢?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她摊牌?”

    宋怀承张开眼,缓缓说道,“她会来找我的。”

    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中。

    顾念从娘家出来的时候,胸口沉沉的,双腿就像灌了铅一般,每一步都抬不起脚,不知该如何走下去。

    d市的冬天今年比往常哪一年都要来的冷,风从衣领灌进去,刺骨的冷。

    顾念一直想着父亲刚刚说的话,“如果真是宋怀承干的,不要去求他。”

    顾周道当年走了狗屎运,一夜暴富,如今一夜回到解放前,于他这个五十多岁的人来说实在接受不了。

    顾念坐在路边的木椅上,神色恍然。好半晌,她才清醒过来。打开包拿手机时,却发现昨天那张怀孕单还在。

    枝头寥寥无几的梧桐叶随风瑟瑟而落,柏油马路上间隙铺上了干瘪的落叶。

    寒风一过,让人不觉发冷。

    顾念摸出手机,犹豫半晌给几个朋友发去信息,借钱。

    她等了半个小时也只有方栩栩来了电话。

    “顾念?刚刚信息是你发的?”

    “嗯,是我。”

    “我以为我遇到骗子了。你要借钱?做什么?”

    顾念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一片凉意,“我爸急需。”

    方栩栩的笑声传过来,“顾念,要不是听到你的声音,我真怀疑这是被盗号了。你要借钱?一个有钱老爸,一个老钱老公。”她笑了一阵,才稳下来,“要多少?”

    “你有多少?”顾念的声音很沉。

    方栩栩一愣,“顾念?”她意识到了什么。

    顾念闭上眼,“栩栩,我不是开玩笑。我爸被骗了。”

    “不是吧?”

    顾念一张脸紧绷着,“栩栩,你有多少钱?”

    “你知道我的,我一时间拿不出多少,三十万吧。”

    顾念抓了抓头发,“先借我,这钱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你。”

    方栩栩听着她的声音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