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执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燥热的夜晚,没有一丝凉风,空气滞闷的让人呼吸困难。

    顾念掌心和后背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

    宋怀承听到她说了这么多,脸色更加的不好看。宋先生——那个称呼更是刺激着他的神经。

    “顾念,不要招惹他,否则后果不是你承受的。”

    顾念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不过她还是克制住大笑的冲动。“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后果是我不能承受的?我家破败,父亲锒铛入狱,那些流氓追债,我差点——”她深吸的一口气暗暗咽下接下来的话,心颤抖着。那些黑暗、无助、恐慌,她现在做梦都会被惊醒。“还有什么后果比你更可怕?”

    宋怀承直直的盯着她,“你恨我?那是你父亲欠下的。我父亲一条命谁能偿还?”他阴冷地说道。

    “我父亲的事是他咎由自取,怨不了谁。”她眨了眨眼,“那我呢?我欠你什么?我那么爱你也有错?七年的时间,我真心对你,而你呢?宋怀承你可以不爱我,可你何必做的那么绝。你不想要孩子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给我下药,你知道那些药有多厉害吗?我一辈子都可能不会有孩子,就算有我的孩子也会是个不健康的孩子,不健康的孩子你知道有多可怜吗?”她不敢再说下去,说的越多绝望就越深。

    宋怀承的脸色瞬间一变,“不可能!那只是普通的避孕药而已。”

    顾念轻笑,“你确定吗?你不是很清楚那药是有副作用的。”

    宋怀承手慢慢收紧,顾念痛心的神色让他觉得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顾念呼了一口气,定定地说道,“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麻烦你高抬贵手。我们已经离婚了。”

    宋怀承看着她的脸,以前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意,让人觉得暖暖的。现在的她下巴尖了,一张脸明显清瘦了许多,那双眼似乎再也找不到往昔的神采。

    偏偏那张脸写满了倔强。

    他想着她和黎贺的说笑,眉眼流露着浅浅的笑意。而立刻的她,横眉冷对。

    “我那套房子既然和你签了合同,自然没有毁约的话,你要是不想弄,违约金三部赔偿。”宋怀承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

    顾念紧咬着牙,“宋怀承,我不想接你的活,我不想拿你的钱。怎么了?当年离婚时你一分都没有给我,现在想给我钱了?我告诉你我不稀罕。”她气愤的眼睛发红。

    “白纸黑字,你想怎么做是你的自由。”

    他付了她两万块,违约金的话就是六万。

    “六万是吧。”她咽了咽喉咙,“你以为我付不起吗?”顾念随手撩了撩头发,“宋怀承,你刚刚不是说我本事没变吗,我告诉你,这些年多的是男人想要我。六万,我一晚上就可以赚回来。”

    她眨了眨眼,变得连宋怀承都恍惚的不认识了。

    宋怀承绷着脸,“你怎么这么下丨贱。”他别她的话激的怨毒的咒骂道。

    “比不上你未来的妻子,她连我的二手货都要。”

    宋怀承抬手一把扯住她的隔壁,奶粉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虽然知道不会摔坏,可是顾念还是心疼的。

    她的右手被他扯得很疼,可她却是一声都没有喊。

    宋怀承感觉到掌心触及下的肌肤似乎有什么,他望过去。那只手臂上,一道凹凸的伤痕横在那儿。

    夜色下伤痕看得不是很清楚,可是他和她毕竟有七年的时光,他对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方栩栩隐约看到顾念站在外面,她走出来,“顾念,怎么不进来?”再一看宋怀承站在那儿。她暗骂一声。“贱人!”说完抄起搁在一旁的水桶,二话不说直接朝宋怀承身上倒去,动作又快又准。

    顾念一看方栩栩的那架势,连忙避开来了。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